做温暖的教育

国培传善, 教研教改

数字时代,教师应该怎样讲—2013年11月《湖南教育》D版卷首语

 

      为2013年11期《湖南教育》D版作卷首语,孔所给取了一个笔名:荷花语。

                 数字时代,教师应该怎样讲

       数字化时代到来,让我们重新想象一下教育:以前,我们凭借一块黑板,在固定的教室听特定的老师讲授,阅读现存的纸质材料;现在,任何人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都可以获取世界上最好的教育。重新想象一下学习:从听讲学习到动手学习,教育和学习将像视频游戏一样有趣。我们将其称作“全身心学习”。重新想象一下课堂:以前,端坐课堂,当听话的学生;现在,翻转的课堂;未来,全球同一个课堂。

      互联网正在改变教育,可汗学院每天浏览量超过2亿次,3500个微课程,一堂课10分钟,10亿学生网上学习。2011年在线教育公司 Coursera(课程时代)创办课程时代:提供62 所世界著名大学的精品课程,其中120多门课程免费开放,学生来自196个国家和地区,注册学生190 多万名。这种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的商业模式在全球迅速崛起,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网络免费获取教学资源。斯坦福大学校长在2012年预言,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就像一场数字海啸,有可能将传统教育全部“冲走”。

        如此,传统课堂教师讲的时间真的会少了。

       目前一些学校,一堂课教师只能讲十分钟,要留给学生四分之三的时间自主合作学习。许多的学校也在推行:先学后教,有问就教,无问就过。老师角色成了课堂的组织者,学生学习的陪伴者,问题的集合者,疑难问题的解答者,考试效果的检测者。

       这样,教师讲的时间真的少了,学生的学得以突出了。

        如果仅仅是教师讲的时间少了,课堂就能高效了吗?

       但针对学困生或那些学生自学讨论难理解的知识,教师的讲还真是不能少的。尽管是数字化的微课堂10分钟,那也全是教师讲的。所以,“课堂,老师还能不能讲”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只要有学生,教师就得讲。教育者和被教育者都作为一个个具体的、无法被任何一个人所代替的人而存在,教育行为始终指向具体的每一个人,无论“知识的授受,智慧的开启”,最终都是为了“点化或润泽生命”,亦即为了“立人”和对人生命的成全。教学时,我们要尊重学生的未成熟性。因为其未成熟,决定了学生生命的可成长空间和教育对学生成长之可为。人和人的一切活动、思想的不完善、不成熟,才是普遍的绝对的状况,而成熟、完善倒只是非常相对的,正因为有不完善、不成熟,所以才有教育的需要,所以老师的讲是永远会存在的。教师“什么时候讲”“怎样讲”这才真是我们要研究的问题。

     《论语·述而》中说:“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不到学生努力想弄明白但仍然想不透的程度时,先不要去开导他;不到学生心里明白却又不能完善表达出来的程度时,也不要去启发他。如果他不能举一反三,就先不要往下进行了。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当讲则讲,不需要讲时就缄默静观。

       针对教学中的重点难点知识,教师要引导学生举一反三,追根求源,透彻剖析,这才是教师讲的关键。恰到好处的精讲,能使学生茅塞顿开,豁然开朗;水到渠成的精讲,能让学生产生“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喜悦感。

       教育不是急功近利之业,不可浮躁,不可不实事求是,不可不因地制宜。

       但是人的教养必须是通过自我修养提高的,教育也必须是通过学生的主动性来实现的,教育务必牢牢地钉在主动性上。因此,教师的根本性作用就在激活。

        如此,教师才有永久的讲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