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国培传善, 教研教改

寻找中外教育的交集——2014.1《湖南教育》D版卷首语

                        

                                 寻找中外教育的交集

陶妙如

2013年10月在北京召开了一个中美两国课堂教学比较研讨会。会上有两堂小学数学课,中国老师一节,美国老师一节。

一节课讲小学分数、百分数的互换。老师复习了概念之后,接下来就讲互换的方法、互换的难点。突破了难点之后,老师用一些教具,出一些数字题,让学生反复练习,课堂很活跃。下课时,学生基本掌握了互换的方法。这节课非常干净利落。

另一节课是小学平行四边形的面积,老师一上来就提出一个问题:某位农民有一块长方形的地,有人要用一块平行四边形的地跟他换,他不知道是否合算,想请大家给他算一算。然后就分组进行讨论。同学们用了各种方法,如切割的办法,划分数格的办法……最后再一个组一个组地上来汇报讨论的结果。汇报的时候,老师特别强调,一定要讲思维过程,经过讨论之后,大家都得出同一个结论:两块地的面积一样大。问题解决了,也得出了求平行四边形面积的公式。学生分组上来汇报,参与面很广,课堂很活跃。

相信你不用猜都知道,哪一节是中国老师上的,哪一节是美国老师上的。可是,现场评课的陶西平先生开口却说:今天我听得非常的糊涂。他说令他糊涂原因是:第一节课是中国经典的讲法,即精讲,突破难点,然后多练。第二节课是传统的美式讲法,就是以问题解决为主线,上来就提出问题,然后经过学生思索讨论,谈出自己的思维过程,最后解决问题,并得出结论。而让人惊讶的是第一节课是美国老师讲的,美国老师将这节课作为教学改革的一个成果向中国展示;而第二节课是中国老师讲的,这节课也是作为我们的教学成果向美国老师展示。

之所以让人感到糊涂,就是因为中国最传统的讲法,现在变成了美国一部分学校基础教育改革的目标之一;而西方之法又在中国开花。

至此,大家应该都会明白:中美都关注质量,中美都在找自己教育质量所存在的问题。美国的基础教育相对薄弱的环节是学生对于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掌握得不好,而中国的基础教育薄弱的环节是学生的思维能力发展不够。所以中国努力地借鉴西方发展思维能力的培养方式;而美国又极力地借鉴中国让学生更牢固地掌握知识和技能的教学方式。

由此,在教学改革过程当中,从自己的问题出发,互相借鉴,寻找提高质量的交集是非常关键的。

如此,我们再做点比较:中国基础教育,学生负担重,压力大,而到了高等教育,学生负担却相对轻松了许多。美国基础教育,学生压力小,但到了高等教育,学生就压力重重了。从央视《世界著名大学》制片人谢娟在哈佛大学的采访记录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高等教育:记者到哈佛大学时,已是半夜2时,可令人惊讶的是,整个校园当时仍旧是灯火通明的,仿佛一个不夜城。餐厅里,图书馆里,教室里还有很多学生在看书。那种强烈的学习气氛一下子就感染了我们。原来,在哈佛,学生的学习是不分白天和黑夜的。那时,我才知道,在美国,在哈佛这样的名校,学生的压力是很大的。

世界各国均有自己的教育特色。一般而言,大家会将教育理念分为东方教育和西方教育。而目前对中国影响最大、交流互动得比较多的,应当是美国的教育。纵然中美教育之间存在着较大的差异,但教育是没有国界的,如同微笑没有人种区别一样。中美教育的目的都是要让孩子能顺利的完成成长历程,过上快乐、幸福的人生,更多的让孩子能遵从自己的兴趣来选择成长方向,更多的给予孩子成长发展的途径,这才是我们中美教育改革的关键。教育是没有成法的,激发学生对所学知识的强烈兴趣,点燃学生心中在未来承担重要责任的使命感,让学生生命的能量被我们的教育所激发,这才是我们中美教育最大的交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