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语文教学

纽曼:摆脱奴役的自由

纽曼是十九世纪英国著名教育家。他的《大学的理想》一书是高教史上一部经典著作。在这本书里,纽曼以其大学观为基础,站在自由教育的立场,对自由教育的内容与标准作了相应的界定,并探讨了自由教育与职业教育在本质上是否真正冲突的关系问题。 

正文: ……一般把“自由知识”、“自由学科和学习”与“自由教育”说成是一所大学和一位绅士的特征或财产。但“自由”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呢?首先,就语义上来说,它是和“受奴役”相对立的。正如我们的回答教学法所告诉我们的那样,我们把“受奴役的工作”理解为体力劳动、机械的工作等,在这种工作中,理智很少或没有发挥作用。和这种受奴役的工凭借类似的是这样一些技艺(如果它们可以被称为技艺的话,有些诗人就是这样称呼它们的),它们的起源和方法产生于偶然之中,例如,一个单凭经验行事的人的习惯做法和操作。通过这一对比来理解“自由”的含义,自由教育和自由研究就是智能、理性和思考的练习。 

但我们对这一解释还想知道更多的东西,因为有些身体运动也是自由的,而有些心理行为却不是自由的。例如,在古代,医生通常都是奴隶;然而事实上医术是一种要用脑筋的技术,它的目相当规模是神圣的,虽然人们有时也把医术贬为虚伪的骗术。于是同样,我们也可以把自由教育和商业教育或专业教育相对比。没有人能够否认,商业和许多专业性职业可以为智力的最充分和最多样化的发展提供机会。于是就有各种智力活动,它们在严格的意义上不能被称为是“自由”的。另一方面,我想,也有一些身体的活动可以被称为是“自由”的。例如,古代的角力就是如此。奥林匹克运动会也是如此,在奥运会上,身体和心理的力量与灵巧可以获奖。我们读了色诺芬的书后得知,年轻的波斯贵族要学骑马,也要学讲真话;两者都属于一个绅士的技能。…… 

现在把这些例子比较一下,我们就不难确定我们所正在考察的“自由”这一术语在使用时产生明显歧义的原因。男子运动,或技巧运动,或军事技术,虽然它们似乎都是身体的运动,但被认为是自由的。另一方面,单纯专业的工作,虽然很花脑筋,虽然和职业与体力劳动相比它是自由的,但这种工作还是不能简单地被称为是自由的,商业工作也完全不是自由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