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写作讲座漫谈, 语文教学

受邀为潇湘晨报十几岁杂志写点评

 

4月,胡力丰同志请我为他们的全省创写大赛命一道作文题。当时,正在看庄子的一段话,便给了下面的题:

作文竞赛题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 

这段话摘自《庄子集释》卷六下《外篇·秋水》,意思是,对井里的蛙不可与它谈论关于海的事情,是由于它的眼界受着狭小居处的局限;对夏天生死的虫子不可与它谈论关于冰雪的事情,是由于它的眼界受着时令的制约;对见识浅陋的人不可与他谈论关于大道理的问题,是由于他的眼界受着所受教育的束缚。你对这种看法持怎样的态度呢?请给庄子写一封信,与他聊一聊你的想法。

5月,大赛揭晓,力丰同志拿来了三个档案袋,里面装了经过了他们初选的入围作品,让我给最后看一看。

我不敢随意,十分慎重,让我的学生通读了,还让他们写下自己的感受——

我自己反复看了三遍,最后写下了我的建议。

之后,也就是六月,现在,他们用邮箱发来六篇文章请写点评。

现选录一篇,分享于此:(这一篇是学生没有写感受的)

月盈则方,水满则溢

 

文/刘芊仪

 

先生说,井底之蛙眼界狭隘,不可与之谈大海;先生说,仲夏之虫生命短暂,不可与之言冰雪;先生说,白丁之流见识浅薄,不可与之论大道。可是,晚辈有些其他见解。

人总有未完成的梦,心里记挂着,下辈子才有奔头。

这是隐于城市角落的才女安意如所说的话,清新亮丽的文字,一下击中我的内心,一如当年范蠡在苎萝溪边遇上不施粉黛却艳到逼人的西施时的怦然心动。

 

(点评:用材料之语,借排比之法,在大势之下,提出大气之思。出言有骨,读之,有心动之状。)

 

古人云,月盈则方,水满则溢。这意寓着凡事都不能太过完满。生各有时,物各有方,井蛙之所以不能望见辽阔的海,是因为它守着那一口星空的美丽;夏虫之所以不能拥抱皑皑白雪,是因为它要为仲夏吟唱;白丁之所以不能谈论伟岸的深刻道理,是因为他想守着那份无忧的快乐。生命总要有些缺憾,而缺憾之中,又见美丽。

 

(点评:“生各有时,物各有方,”守着那一口星空的美丽”, “是因为它要为仲夏吟唱”,白丁“是因为他想守着那份无忧的快乐”,三点为面,客观分析事物的独特性。有力。看着,有遥望之感。)

 

但即便如此,与它们或是他们谈论一个不可触及的世界,又有何不可呢?

记得世间万物最初的模样吗?在没有畅想与思考之前,万物的眼光都是狭隘而单一的。谁能说初生的婴儿生来就看过许多世界,懂得许多道理呢?所谓的谆谆教诲,不正也是人生路上的大道理吗?蜩与学鸠嗤笑大鹏的时候没有感受过扶摇直上九万里的逍遥畅快,精卫填海的时候没有领悟到海洋的深沉难测,孟子若是没有母亲的用意至深也将沦为白丁而不是学者。给井蛙一个海洋的梦,给夏虫一片雪花的影,给白丁一双智慧的眸。一个念想,或许可让来生有更精彩的意味。

村上春树说,世上总存在着无法言说的悲哀,即便说了人家也不会理解,它如无风夜晚的雪花静静沉积在心底。这样令人流泪的深沉,何尝不是它们对未知世界的懵懂与期盼?可是你看,这种缺憾而致的悲哀,如青色藤蔓上的白色小花,又如天晴下来的一盏灯火,美得令人扼腕,令人窒息。

 

(点评:“但即便如此”一转,“记得世间万物最初的模样吗”一问,“一个念想”,思接千载,思之,叫人不得不掩卷沉思。)

 

而所谓的局限、制约与束缚,又怎能成为停止追求的理由?

每一个人,每一种物,都有追求的权利。襄王有梦,神女无心,这世间讲究的便是个你情我愿,而所谓智者又怎能因着自己眼界阔大、经验丰富、学识渊博,就单方面断了那些求知的念想呢?依然是那句“月盈则方,水满则溢”,太过自恃清高会让人失了接近的欲望,从而错失了更多来自未知的美丽。正所谓学者不耻下问,井蛙眼中的世界,夏虫口中的吟唱,白丁眼中的痴惘,谁又能真正了解呢?

王国维说过,古今之成大事者,必经过三种境界,而多少人在独上高楼,望见漫漫天涯路的时候便退缩了呢?说他们是见识短浅,不明事理吗?并不,他们只是缺少一个机遇来让他们拥有为梦想衣带渐宽的勇气与毅力,从而滞留在不能蓦然回首望见灯火阑珊处的另一个世界里。

 

(点评:“每一个人,每一种物,都有追求的权利”,虽自然万态,各有使命,但月盈则方,水满则溢,清者未必能体悟全万千世界。又是三点成面,揭示事物的相对性。出言有力,品之,发人深思。)

 

因此,晚辈不才,这些拙见需得先生指点一二,才得以有机会令我望见那角沧海,触碰那抹冰雪,领略那些皮毛道理。

 

(点评:结尾彬彬有礼,却力敌千钧,只希望能“得以有机会令我望见那角沧海,触碰那抹冰雪,领略那些皮毛道理”,能不叫绝?)

 

 

借王国维先生语作评此文:“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然动容,视通万里;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眉睫之前,卷舒风云之色;其思理之致乎。故思理为妙,神与物游。”

 

点评人:陶妙如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博士

中学语文特级教师

教育部国培计划语文学科专家

2 thoughts on “受邀为潇湘晨报十几岁杂志写点评
  • 雷茗轩说道:

    今天早上去整牙,花了不少时间。
    首先是因为等医师,号称长沙第一的一位,哪怕是淡季都是满员的。再是医师定了方案,却是由徒弟整的。以前医师亲自上阵,快得很,轮到徒弟,连我都累趴了。最后就是明明一个月的诊期,由于家里的不重视,硬是拉到3个月,甚至是半年,自然就难掺和了。
    今天确实有很多可以讲的,比如说今天我看到了一个头发灰白的老爷爷搭着梯子在擦指示牌,我看着很心酸,甚至想写一篇关于工人拼命工资少的文章,却不知从何写起。又比如在地下通道口,又看到了贩卖小动物的小贩,想起小时候,谁不知道这种小动物是养不活的?用生命来挣钱合适吗?我不知道。
    我们期待着明天,今天却有几个人留下了记号?人不应该只期待明天的自己,也要记住今天的自己。
    附:只要使自己成为了光,就不会惧怕黑暗了吧……哪怕再微弱,有光明的地方就有希望,有希望,就不会绝望。
    但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带给别人光明,自己却哭泣于黑暗之中的人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