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国际教育

钥匙—-汤沐黎 同升湖高二文1

                                                      钥匙                                                                                

                                                          汤沐黎

         这里是斯麦医院最好的529病房,病房里躺着一位老人,打着点滴,眼睛呆呆地望着门口。
         这位老人,是全市第一富豪——凯德先生,他在等的,是他的儿子。
       “彭!”病房的门被撞开了,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不耐烦的神色走了进来,他一边看表一边说:“爸,你不知道我很忙吗?有什么事你尽量跟护士说,我很难走开!”
       “格瑞德。”老人艰难地移动身子,手向前伸,想要摸一摸儿子。
        格瑞德厌恶地皱一皱眉头,头向后稍稍退了一下。
       老人愣了一下,眼睛又黯淡了下去,缩回了手,靠在床上。
      “格瑞德,我恐怕支持不了多久了。”老人叹息。
       “那……您的产业?”格瑞德立马收回了厌恶的表情,趴在老人床前,眼中闪着贪婪的光。
        “我的产业……格瑞德,还记得小时候我接你放学,到家时你总是先跑到门口,用你脖子上挂的钥匙帮我开门,然后跑进家给我泡茶……你还记得吗?”
       “那都是多久以前了,爸,你提它干吗?你还没说完呢!你的产业怎么分配?”格瑞德问道。
       “格瑞德,那片钥匙你还留着吗?”老人忽然问。
       “我怎么知道?提这事干吗?你……您还没说呢,产业……”格瑞德盯着父亲,眼神无限渴望。
        “格瑞德……”老人望着儿子,欲言又止。“我累了,你先回去吧。”
         格瑞德眼神中闪过一丝怒气,但又不好发作,只能陪着笑离开了……
        “钥匙……钥匙……”老人躺在床上喃喃自语。
         两星期后,凯德先生去世了。
        葬礼结束后,格瑞德立马向父亲的律师询问遗产。
        律师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我真不敢相信你是凯德先生的儿子。”
       “但我相信,律师。”格瑞德说,“遗产呢?”
      “跟我来吧。”律师冷冷地说。
       律师带着格瑞德来到一家中央银行的地下金库,并将他领到了一间房子的门口。
     “打开啊!”格瑞德急切地说。
     “钥匙在你手上。”律师说。
     “我手上?”格瑞德先生搜遍全身,但都没有找到。他疑惑不解地望着律师。
      “遗嘱规定,只有当你用你父亲给你的钥匙打开这扇门,遗产才属于你。”律师说。
      “那个死老头什么时候给过我钥匙?”格瑞德吃惊的说。
        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蹲下身察看锁孔,看着看着,格瑞德先生脸色苍白地瘫坐在地上。
        这把锁,就是他小学时的家门锁!
        而父亲亲手挂在他脖子上的那片钥匙,早已被格瑞德先生当做垃圾扔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