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国家名片, 国际教育, 孩子心声

新《走向世界丛书》我们书写

新《走向世界丛书》我们书写

孩子们,在20世纪80年代有一套湘版图书,在当时的出版界、文化界以及广大读者中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今天依然影响很大。
这套丛书叫做“走向世界丛书”。
曾任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组长的李一氓说它是“出版界的一巨大业绩”,又说“这确实是我近年来所见到的整理古文献中最富有思想性、科学性和创造性的一套丛书”。
这套丛书的主编是钟叔河先生,钱钟书这样评价:“叔河同志正确地识别了这部分史料的重要,唤起了读者的注意,而且采访发掘,找了极有价值而久被湮没的著作,辑成《走向世界丛书》,给研究者以便利,这是很大的劳绩。”
“走向世界丛书”是鸦片战争失败后1840年至1919年间一些具有先进思想的近代中国人到国外通商、留学、出使、游历和考察等所撰写的见闻、游记、日记、报告文学等。这些记录构成了近代中国人走向世界、认识世界、记录世界、剖析世界、接纳世界艰难历程的全景图。因为都是游历者亲身所见,所体会,所感悟,所以非常真实,非常感人,对我们今天也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和历史的借鉴。

为什么会有这些记录呢?
清朝有个规定,要出使各国的大臣都写日记。日记要将所见所闻,所作所为,详细记载,随时咨报。
其中有一位大臣,叫郭嵩焘的,将他的出使日记,抄寄一份,给了总理衙门。这份日记,两万来字,总理衙门以《使西纪程》为名刊印出来。书一问世,就引爆了舆论,朝廷一帮子人攻击他,嵩焘先生立马成了“网红”。
当时有个名叫何金寿的人,时任翰林院编修,为日讲官,出来弹劾郭嵩焘,说他“有二心于英国,欲中国臣事之”。
李慈铭在《越缦堂日记》里伐郭“诚不知是何肺肝,居心何在”,说他极度吹捧英国“法度严明,仁义兼至,富强未艾,寰海归心”,这哪里还是大清朝的臣子!
翰林院侍讲张佩纶更积极,请朝廷撤换使臣,否则有违民心了。
那时,皇帝还没有亲政,一切都由太后作主,慈禧太后也好像忘了她曾经对郭嵩焘的承诺,“你只一味替国办事,不要顾别人闲说,横直皇上总知道你的心事”而放任朝野上下的攻击,并下令将《使西纪程》毁板。
当《使西纪程》被诏令禁毁时,李鸿章为郭嵩焘抱不平,说“筠仙虽有呆气,而洋务确有见地”。
郭嵩焘远在国外辩解了几句,便遭严旨申斥,斥他“固执任性”,所见实属褊狭,本应立即撤回,严行惩戒,姑念其驻英以来,办理交涉事件,尚能妥帖,所以宽大处理,如若固执己见,则以国法论处。
梁启超在他的著作《五十年中国进化概论》有这样一段记录:
光绪二年,有位出使英国大臣郭嵩焘,做了一部游记。里头有一段,大概说,现在的夷狄和从前不同,他们也有二千年的文明。嗳哟!可了不得。这部书传到北京,把满朝士大夫的公愤都激起来了,人人唾骂……闹到奉旨毁版,才算完事。
最后,郭嵩焘销了差,辞了职,回了家。

为什么会这样呢?
近代中国官方对西方文明持的态度:排斥、抵制、反对、仇视等。这是长期的闭关锁国而造成的思想观念落后,有的官员甚至害怕西方文明威胁专制统治,把西方本来很文明的东西视作洪水猛兽。
长期的闭关锁国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呢?这得从七百多年前说起。
闭关锁国也是慢慢来的。
从海禁开始。元世祖忽必烈在位时由于连年对外征战和失败,先后进行了四次海禁。第一次海禁:从公元1292年到1294止。第二次海禁1303至1308年止。第三次海禁从1311年到1314年止。第四次海禁从1320年到1322年结束。1322年复置泉州、庆元(宁波)、广州市舶提举司,之後不再禁海。
这个时期,中国大航海家汪大渊,由泉州港出海航海远至埃及,著有《岛夷志略》一书,记录所到百国。
到了明代,明太祖洪武三年(1370年),为了抵制蕃货,“罢太仓黄渡市舶司”。洪武七年(1374年),撤销泉州、明州、广州三个市舶司。洪武十四年(1381年),以“倭寇仍不稍敛足迹”为由,禁濒海民私通诸国。洪武二十三年(1390),再次发布“禁外藩交通令”。洪武二十七年(1394),下令一律禁止民间买卖及使用舶来的番香、番货等。洪武三十年(1397年)再次发布命令禁止下海通番。
郑和下西洋,《明会典》记录了130个朝贡国,其中海上东南夷有62国。
到了清代,清廷入关之后,清廷为了禁止和截断东南沿海的抗清势力与据守台湾郑成功郑经的联系,以巩固新朝的殖民统治,曾于顺治十二年(1655年)、十三年(1656年)、康熙元年(1662年)、五年(1666年)、十四年(1675年)五次颁布禁海令;并於顺治十七年(1660年)、康熙元年(1662年)、十七年(1678年)三次颁布“迁海令”,禁止人民出海贸易。
1683年清军攻占台湾後,康熙接受东南沿海的官员请求,停止了清前期的海禁政策。但是康熙的开海禁是有限制的,其中最大的限制就是不许与西方贸易。康熙曾口谕大臣们:“除东洋外不许与他国贸易,“海外如西洋等国,千百年后中国恐受其累,此朕逆料之言”。而且此时日本的德川幕府为了防止中国产品对日本的冲击,对与清廷的贸易也采取严格的限制。因此,此时的海外贸易与明末相比,已经大为衰弱。
到了乾隆以后,清廷开始实行全面的闭关锁国政策,一开始是四口通商,到後来只有广州开放对外通商,且由十三行垄断其进出贸易。清廷的闭关锁国政策完全阻碍了清朝与西方世界的接触,使清朝丧失了与世界同步发展的最佳时期,为后来清朝百年积弱落后埋下伏笔。当时西洋的科技发展蓬勃,渐渐地超越了以土耳其(奥斯曼帝国)为首的伊斯兰世界和以清国为首的东方世界。

孙中山13岁时赴夏威夷,接受西学教育,开阔了他的眼界,他曾回忆道:“始见舟轮之奇,沧海之阔,自是有慕西学之心,穷天地之想。”
每每看到这些,内心都会生出一种冲动,我也要去看看,每每看到他国之特别处,就内心又会生出一种令自己不安的力量。
民国时期到今天,又是百年,百年过去,世界已经是一个迅速缩小的地球村。世界间的交往频繁,留学的,旅游的每年都在不断的往外涌。现如今一带一路,路子越走越宽,曾经的留洋者们写下的记录,已经成为珍贵的历史遗产,今天的留洋历史,谁来书写呢,这个担子理应由我们这个时代的留洋者们续写。
了解他国,学习他国,洋为中用,才能完善自我,止于至善。
用我们的眼来看世界,用我们的笔记录世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