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孩子心声

《变幻》连载(三)文/随风儿


《变幻》连载(三)文/随风儿      爸爸出差了,要7~8天左右能才能回来,走之前留下了400多块和一台索尼艾丽信的手机,很不错,我很喜欢。
      手机每天晚上9点多时就会来个电话,是爸爸打来的,他来催我睡觉的,我潦草以对后又玩了起来了,直到每晚的12点左右。
      游戏中,我“旅游”到了一处陡崖之顶,美丽的山谷映入眼帘,权木虽然不多,但流淌的小河带来了生机。
      此时,一名女战士玩家也到了这里,我便和她聊了聊天,发现果然是一名爱玩山游水的玩家,真是志同道和……我要下线了,加她为了好友,还留了QQ号码,很开心!
      加了她的QQ,发现真是一女的,还发了个视频,(我这没得,所以就随心所欲的发……)她知道是我,便也接了……晕,也是个学生,而且长得很好看,蛮可爱的……
      和她很聊得来,发现她就在我们旁边的一个城市,比我小一个年级,当然也比我小一岁咯,叫什么玉子……
      终于有个异性的知己咯。关上电脑,开心的睡着了。
      后来的几天感觉总是美好的,因为有她“陪伴”在我的身边!
      可是好日子总是不长,爸爸从外地回来,还带了个女人,说是他的女朋友!我很生气,冲出家门,骑着自行车,冲了出去。
      我骑得很快……以至于泪水都向后去了,可是悲伤却越积越多……高中来,第一次哭,这辈子最带恨的哭!
      我停在了河边的风光带上,望着天上带着嘲笑的眼睛。我拭干了眼泪。手机响了,我拿起来,小玉的电话号码,我毫不犹豫的接了……
      “喂,你怎么下线了,也不通知一声啊!QQ也没人回”
      我没作声,只有喘气。
      “喂……没事吧!怎么了,可以告诉我么?”
      “我爸妈离婚很久了,也很久没有找对象,现在爸爸却带了个女的到家里来了,你说我气不气。”慢慢的,我声音颤抖了。
      她叹了口气,说“其实,我爸妈早就离婚了,现在我是跟我爸爸,而我现在的这个妈妈,就是后妈。”
      “啊?你不难过吗?”
      “她也对我好呀,只要对我爸好,对我好,还有什么可以挑剔的?”
      “是啊!”回想起那女人的微笑,善良的问候,感觉我让我爸太难做了……我又说到,“谢谢你,我是不是好蠢呀!
      “没有啊,我喜欢就行了。”她嘻笑着回答。
      “啊!”我晕了,“你为什么喜欢我,万一我长得很丑呢?”
      “没事呀,你对我很好,无论你长什么样,我都会喜欢你的。”
      “嗯!那我们在一起吧!”我快乐的回答道。
      ……

      夜空突然美丽了许多,一双双眼睛似乎也发出了祝福的眼光。
我回到家,向阿姨和爸爸道了歉,便回屋睡去了。
      我躲在被子里,和玉子发短信,虽然天气很热,但我却一点儿也不觉得。梦中的陡崖之上我和她站在上面,看着白雪飘落,开心的笑……
      有了玉子陪伴的日子,过得真的很快,虽说没有什么意义,但还是很乐意在一起,虽然相隔很远,但我们很开心,一起分担悲伤就行了,没为了别的什么。
      开学的时间到了,我分在了理(二)班,是实验班,很开心,虽说这学校风气不是很好,但是教学是一流的,要知道,进了实验班,就意味着只要这几年认真读书,高考发挥正常的话,二本是没问题的。
      班主任姓刘,教英语的,一个30岁左右的女老师,人很好,善长表达。这是她对我头一印象,所以感觉离开那化学老嗲真是连呼吸都顺通些了。
      班上有六十多个同学,太多了,以至教室的后门也被课桌封住了,真搞不懂,中国人口为什么这么多,全年级十六个班,而且每个班都有六十多人,校长真的太贪了。
      全班只有一个原来的同班同学,就是宇子了,他是我从小的哥们,一起在校里混的,不过他成绩是真的好,上个学期,他就是全班的第一名,全年级12名,厉害吧。
      老师似乎不知道我与他很熟,就把他和我放到一起坐。哈哈!真是有缘门板子都隔不了啊!
      一天下来,除了老师罗嗦的介绍,以及讲讲课堂纪律以外,就没什么了,无聊死了。
      放学了,我和小宇子一起回家。机响了了,是玉子。
      “喂!玉子”
      “喂,啸,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她说话很凝重。我周围的空气也僵了。
      “说吧,什么事?”
      “我晚上来你这里……”
      我高兴极了,正准备说去接她时,她又说“坐飞机去澳大利亚……,我妈妈在堪培拉的机场等我。”
      “你去那干什么?为什么去那?”我着急的问。
      “我去那里读书,妈妈接了我的领养权,爸爸同意了。”
      “你现在在哪?”
      “机场。”
      “我马上就来,等我。我穿的是白色短袖,不过我认得你就行了。”我拉着小宇一起,上了的士,对司机说:“机场。快!”

      一路上,我心如乱麻,车速的确很快,不到30分钟,就到了,可怜的小宇,现在还不知道我拖他来干什么。
      我一下车就看到了小玉,她穿着同样的白色短袖,杰色格子的长裙,一头长发至背,优雅的五官,手里拖着大大的拖箱。她也望着这里,我和小宇都走了过去。她突然指着我说“你是林啸吧!”我点了点头。奇怪了,我和小宇都是穿的白色短袖,“你怎么知道?”她哧哧地笑了笑说“你比那个帅哥要帅那么一点点啊,不过还是靠直觉。”
      小宇显然生气了,他说道:“美女呀,你不知道情人眼里出西施呀!”
      小玉也说:“那是,那是。”说完就从大大的手提袋里拿出个白色的小袋子,说是送给我。我双后接着它,感觉很开心,她说:“上面有我的相片,你以后天天要穿着它!”“啊?不要洗的呀?”“哦?是啊。那么这衣服,不许穿出去找球……反正不能搞脏就OK了。”
      反正开机的时间还差5个小时,所以我们在外面走了走,还在中华食府吃了白多块的饭,她狼吞虎咽,我要她慢点,她却说“这是今年在中国吃的最后一餐了,不多吃点呀。”
      真的,快乐的日子的确很短暂,只差20分钟就启航了,她拖住了我,说:“你要好好读书,到时候,你就留学来澳大利亚,来堪培拉来看我。你要等我,我也会等你的!”说完她并没有哭泣,而是笑着离开的……
      背景很悲伤,和我一样命运的女孩呀,愿你在大洋彼岸过得开心……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