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自渡之法

三具论

何谓三具呢?玩具,工具,量具。

作为一名教师,了解玩具、工具和量具的作用很有益处。

老师若是学生的一个玩具,他喜不喜欢你,就在于你好不好玩。寓教于乐大概就是这样来的。

老师若是学生的工具,能不能起到作用,纯系工具的功能。这应就是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学高为师。

教师应是学生的量具,学生要成为什么人,要走向何方,老师就是一个参照物,一个标准,一个量具,身正为范。

《庄子人间世第五》有一个颜阖求教蘧白玉的故事,很好的诠释了教师的三具功能。

颜阖被卫灵公聘做太子的老师,感觉有压力,便请教蘧伯玉,说,有这样一个人,天性刻薄。如果放纵他,就会危害国家;如果用法度去劝谏他,就会危及我自己。他的智识刚好能辨别别人的过失,却还不足以认识到别人犯错的原因。像这样的人,我应该怎么对待呢? ”

蘧伯玉说:“问得好。保持警戒的态度,小心谨慎,自己立身要正。外表保持迁就之态,内心存诱导之意。同时迁就对方不要太过度,诱导之意不要太显露。太迁就对方,有随之覆灭的危险。诱导之意太明显,别人会以为你是为名为利。

对方如果象婴儿那样天真烂漫,你也用天真烂漫的态度去对待他;他行事不与你划清界限,你就不要与他生分;他在你面前如果不拘束,你就不要表现得拘束。这样才能引导他走上正道。

你听说过螳螂的故事吗?奋力高举臂膀,意图阻挡车轮的前进。不知道自己不能胜任,是因为自视过高的缘故。要小心,总是夸耀自己的长处,去触犯对方,这就很危险。

养老虎的人,不用活物去喂养老虎,活物会激起的兽性,也不用完整的动物喂它,撕扯食物会激起它的凶性。知道它什么时候饿,什么时候饱,顺着它喜怒的性情。老虎与人类明明是异类,但对饲养它的人服服帖帖,这是养它的人顺着它的性子。如果老虎伤人,一定是逆了它的性子。

那些爱马的人,用竹筐装马粪用蜃器盛马尿。刚巧有蚊蝇飞到筐器的边缘,只是因为拍打蚊蝇的时机不对,马儿就咬断了勒口,踢伤了养马人的头和胸。心意和关爱都是有一定限度的并且可能被误解,所以怎么能够不小心谨慎呢? ”

玩具,工具,量具,三具让我们教师的作用具体化了。

3 thoughts on “三具论
  • 彭博文说道:

    我觉得一个家长或者是以为老师都不应该溺爱自己的孩子或者学生,这样不仅没有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更加深了对于孩子的一些坏习惯的养成。
    总有这么一句话含在嘴里怕化了,但是却未曾想过温室里成长的花朵是无法适应外部的环境的。一个人他总要学会去适应不同的环境。这样他才可能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
    所以我认为应该给予学生或孩子适当的爱,而不是一昧的去宠溺孩子。

  • 陶妙如说道:

    每一個民族,均有其人人必讀之書。自朱子起,六百年來人人必讀之書為四書。《論語》、《孟子》為我國兩千年來必讀書。《大學》、《中庸》則為六百年來所定。余意《莊子》、《老子》亦當為必讀書,固儒道兩家已有兩千年歷史,對中國文化影響最深最久。

    朱子定《論語》、《孟子》、《大學》、《中庸》為四書。四書固當讀。余意今日人人當必讀《論語》、《孟子》、《莊子》、《老子》四本書。姑名之曰「新四書」可也。

    中國人之道理,萬變不離其宗,均包含在《論語》、《孟子》、《莊子》與《老子》四本書中矣。

    《莊子》有三十三篇,此書最難讀。如能讀通此書,其他書亦易讀了。故讀《莊子》可訓練讀古書之能力。

    莊子之文章乃中國千古以來之好文章。吾人學韻文當讀《離騷》;學散文當讀《莊子》。但此兩書亦為最難讀之書。

    余從前愛讀《莊子》、《離騷》。只要喜歡,不懂暫且可不理。凡喜歡者,要懂亦會省力些。人當培養讀書之心情,則必會產生讀書之趣味。學習任何事物,必先喜愛之,才能變成懂。

    莊子不但是曠代哲人,又是絕世大文豪。其思想高,文學亦高,但很難讀。但吾人求學當永遠向不懂之處鑽研,才會有進步。

    漢時人講黃老之學,魏晉後才講老莊之學。蘇東坡曾說過,他尚有很多話想講,後來讀到《莊子》,才知道都被莊子講完了。

    (以上摘錄自《講學劄記》)
    錢穆先生:我的讀書方法
    我在一鄉村小學中教書,而且自以為已讀了不少書。有一天,那是四月初夏之傍晚,獨自拿著一本東漢書,在北廊閒誦,忽然想起曾文正公的家書家訓來,那是十年來時時指導我讀書和做人的一部書。我想,曾文正教人要有恆,他教人讀書須從頭到尾讀,不要隨意翻閱,也不要半途中止。我自問,除卻讀小說,從沒有一部書從頭通體讀的。我一時自慚,想依照曾文正訓誡,痛改我舊習。我那時便立下決心,即從手裡那一本東漢書起,直往下看到完,再補看上幾冊。全部東漢書看完了,再看別一部。以後幾十冊幾百卷的大書,我總耐著心,一字字,一卷卷,從頭看。此後我稍能讀書有智識,至少這一天的決心,在我是有很大影響的。

    又憶有一天,我和學校一位同事說:不好了,我快病倒了。那同事卻說:你常讀論語,這時正好用得著。我一時茫然,問道:我病了,論語何用呀?那同事說:論語上不說嗎?子之所慎,齋、戰、疾。你快病,不該大意疏忽,也不該過分害怕,正是用得著那慎字。我一時聽了他話,眼前一亮,才覺得論語那一條下字之精,教人之切。我想,我讀論語,把這一條忽略了,臨有用時不會用,好不愧殺人?於是我才更懂得曾文正公家訓教人切己體察,虛心涵泳那些話。我經那位同事這一番指點,我自覺讀書從此長進了不少。

    我常愛把此故事告訴給別人。有一天,和另一位朋友談起了此事。他說:論語真是部好書,你最愛論語中哪一章?這一問,又把我愣住了。我平常讀論語,總是平著散著讀,有好多處是忽略了,卻沒有感到最愛好的是哪一章。我只有說:我沒有感到你這問題上,請你告訴我,你最愛的是哪一章呢?他朗聲地誦道: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我最愛誦的是這一章,他說。我聽了,又是心中豁然一朗,我從此讀書,自覺又長進了一境界。

    凡屬那些有關人生教訓的話,我總感到親切有味,時時盤旋在心中。我二十四五歲以前讀書,大半從此為入門。以後讀書漸多,但總不忘那些事。待到中學大學去教書,許多學生問我讀書法,我總勸他們且看像曾文正公家訓和論語那一類書,卻感到許多青年學生的反應,和我甚不同。有些人,聽到孔子和曾國藩,似乎便掃興了。有些,偶爾去翻家訓和論語,也不見有興趣,好像一些也沒有入頭處。在當時,大家不喜歡聽教訓,卻喜歡談哲學思想。這我也懂得,不僅各人性情有不同,而且時代風氣也不同。對我幼年時有所啟悟的,此刻別人不一定也能同樣有啟悟。換言之,教訓我而使我獲益的,不一定同樣可用來教訓人。

    因此,我自己總喜歡在書本中尋找對我有教訓的,但我卻不敢輕易把自己受益的來教訓人。我自己想,我從這一門裡跑進學問的,卻不輕易把這一門隨便來直告人。固然是我才學有不足,而教訓人生,實在也不是件輕鬆容易的事。
      
    問我何所有,山中唯白雲。只堪自怡悅,不堪持贈君。山中白雲,如何堪持以相贈呢?但我如此讀書,不僅自己有時覺得受了益,有時也覺得書中所說,似乎在我有一番特別真切的瞭解。我又想,我若遇見的是一位年輕人,若他先不受些許教訓,又如何便教他運用思想呢?

    (以上摘錄自《人生十論·自序》

  • 余果说道:

    有感:
    凌厉寒风归家迟,雨涩浸湿床头梦。迷朦只因黄鳝味,坐尝春天品春香。

    凌晨2点才到了我爸妈老家,迷迷糊糊的在九点半醒来了,这么一天下来,精神上有些涣散,晚上的餐桌上出现了黄鳝和“春天”(椿芽,在老家我们称它为春天),美味的食物让我精神焕发。在这样多雨的春季里,坐下来,一边尝椿芽,一边品春景,好不美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