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孩子心声

变幻(连载四、五、六) 文/随风儿



(四)

      少了小玉的日子显得有点无聊,不知道晚上完成作业后应该干什么,我试过用课外书来麻痹自己,可是没用。因为在读书阶段,一向不管我的老爸居然不同意我上网了,只准周末时上一下子,所以,我便远离了网络。
      不过唯一可以安慰的是,小宇天天叫我上学,一起回家,一起去网吧打CS,无疑的,他已成为的好兄弟了。
我们在周末的时候常常会去大型网吧里结识一些“狐朋狗友”,看上去他们都很讲义气。其实上,他们只在乎你有没有钱,有没有好的烟给他们抽!说句良心话,他们就是社会上的人渣,但是,我与小宇就是看中了他们的弱点,来利用他们帮我们完成一切在社会上遇到的困难!说白了,就是用烟来买下他们的拳头。
      不过,我们倒是知道不能与他们玩得太深,因为一旦混入所谓“道上”,那么就如同泥入泥潭中,不能自拔了。
      昨天晚上睡得有点晚,所以今天一天的精神不是很好,一下课就睡觉。因为天雨不能够做操,所以,下第二节课后,大家都在教室中乐着,我也抓住这二十分钟睡了起来。
      突然间,教室里好吵,还有椅子,桌子的碰撞声以及争吵声,我被吵闹声所惊起,当我转起身时,小宇已经被班主任拖了出去,想必现在一定是在办公室。小宇带着满脸的仇恨,走出了教室……而在教室里的另一张带着仇恨的脸则是一名新生,叫黄路。
      我的火气一下就冲了上来,奔到他旁边,趁他没注意,给了他拳外加一脚。那脚的力度一定不小。他被踢倒在地上,带着几张被撞倒的椅子。然后,我就被同学扯住了。
没想到,此时他嘴还蛮硬的,大叫道:“他妈的,打人干什么,我和刘宇打架,又不干你的事?”
      我听后,火气已经冲上眉顶了,对着他吼道:“妈的,你不知道他是我兄弟呀!打他?你给老子等着。”说完便挣开同学的束缚,冲出教室,拿起手机,打给了一个混混老大:“喂,小章,我学校出了这事,中午放了学,叫十多个人来,了难!”那天便响起了油滑,嚣张的声音:“没问题,只是这里的兄弟最近愁没烟抽,你看……”我立马打断了他的话:“不就是两包的好烟么,我等就去买。”“好的,十一点半我就带人来。”
       电话一断,我便以回家换裢子为借口,到校外的商店里买了两包二十多元的香烟,自己也叼了一根,慢慢地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一分钟在此时,仿佛像是要过一年一样,我抽了十多根烟,看余数不多了,又买了一包,以作补偿。
      终于,那一刻那来了,小章在快放学的时候带了十多个人来了,我客气的装了烟给他们。只见他们各个有模有样的抽着,抬起了那高傲的头,用那犀利的眼神盯着学生们将来的方向。
      下课铃响了,同学们冲着迈出了校门,我看到了小宇,别叫他过来,他满肚子的不爽向我们倾泻着,我越听越火大,如果他现在出现了,我恨不得把他打成残废。
      说曹操,曹操就到。他出现在我们视线中,只是旁边多了个女生,——我们的班上,胡丽。
      我们便迎了上去,那小子见状停了下来,又被胡丽拖了过来,可见那小子真是怕了……我见状,更加骄傲起来了,健步冲了上去,对着那还反应过来的小子就是一巴掌,他被这一肉扇扇得坐在了地上,后面的帮手们见状正要冲上来补上几脚时,胡丽拦住了我们,这下我就晕了,帮手们也刹时懵了。我冲她喊到:“关你屁事呀。你来差什么呀。”这一吼引来了不少路人的围观,她瞅了瞅四周,说:“他是我的同学,而我又是班长,我可不能不管,你要打就打我了。”晕!这不是明摆着阴我么?知道好男不跟女斗这理。我听罢,举起了右手,做出要扇她的样子,没想到,她却闭上了眼睛,等着这五指山来似的。哎,再硬的男人也有心软的时候啊!我郁闷至极,收起手来,也对着他们说:“走吧,去吃饭去。”他们便好像看着熟鸭子不能吃一样,摇着头罢头转身准备走了。
      我看着那胡丽,她用感谢的眼神对着我,眼睛溢出了眼泪。我也叹叹气,转身要走,却不见刘宇。我转身看到他正在为胡丽擦眼泪,口中还念念有词。
      “我说刘宇呀,怜香惜玉也不是时候呀。闪人吧!”
      他也蛮懂味的,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一路上,他直夸那班长,那个美呀,那个勇敢呀……我说:“你该不会喜欢上她了吧?”他却满脸疑问的回答:“不知道……”
      其实那班长一张玉脸下也藏着一颗见义勇为的心。按理来说,美好打扮的美女应该只会注意什么帅哥呀,衣服等等,没想到知面不知心呀!

(五)

      小宇自打那次被胡丽感动后,天天下课都跑到胡丽面前东扯西扯,上课进就看着她发呆,不过总比天天与那些混混喝东道西,打打闹闹的好。上课也不再睡觉了,为班级体挽回了不少损失,可喜可贺,老师都三番五次的夸奖他,这无疑更加激化了他对胡丽好感的升温。
      小宇的死皮赖脸也迎来了胡丽的笑脸。难道胡丽已经接受他了么?……没听小宇对我讲。
      最近那小子放学也不和我一起去happy了,只知道去陪胡丽,把她送回家后,才往家里赶。
      一个人走在黄昏的路上,树木死死的立在那里,只有大街上车水马龙的喧哗声,我的倒影好单调,哎,好孤单啊。想起那重色轻友的小宇以及那大洋彼岸的小玉,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家里与平常没什么两样,回到家里打声招呼,拿着钱出去吃饭,玩1个多小时的电脑加包烟……重复了无数次的路线,看见过无数次的网吧老板那张为才卖笑的老脸,吐了无数个的烟圈……少了朋友的生活变得索然无味。
      回到家里,听着MP3看着周星驰的电影已经成了我的习惯,只是突然间电话响了,有点不寻常。
      “林啸啊,爸爸在打牌,没空,你去接电话。”
      我提起电话:“喂,找哪个?”
      “林啸不?我刘宇啊。”不用他自己说我都知道是他了。
      “哎呀,你不晓得有我这兄弟?追到那妞了么?”我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追到没,我送她什么她都收下,但我一问刀子你喜欢我么,她就扯开话题。晕呀。”他百思不得其解的说。
      “晕!明天反正休息,叫她出来玩,问她不就得了?”
      “她要是又扯开话题呢?”猪头不知道想法子。
      “我是诸葛亮呀?问我我问谁呀。我去问她呀?”我无奈的说。
      “嗯?是啊,我想到了,明天你也来吧。我想到了,早上打你电话,你手机要记得充电呀。好的,我打了几回了,都关机。好了,我出去了。88。”说完那关便传来“嘟嘟……”
好的,搞得他好像是我老大似的,叫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过没办法,谁叫他是我兄弟呢。现在我明白这句话真的有道理;为了兄弟两肋插刀,为了美女插兄弟两刀。
      无解了。一晚都在郁闷中。
      “嘿嘿……小子,给我接电话!是我刘宇大爷呢!”
……
      那专门为他制造的欠扁彩铃,每当听到这可恶的声音。我就知道,他有事要为难我了。
      我猛地想起来昨晚的话,飞得坐起身来,接起手机,道:“喂,起来了,起来了。”
      “猪啊!都10点多了,我都打了几次了呀。”小宇抱怨的说道。
      “我错了。我马上就来。哦,你在哪?”
      “在老猫的咖啡厅呢。速度!”
      我挂了电话,以十万火急的速度完成了个人清洁,穿好哈哈装,冲出了家门,往老猫冲了过去。
      终于到了老猫,进了门,就听见宇子的声音了:“林啸。Here。”晕还丢了句洋文。
      我走了过去,在他对面的位子上坐了下来,我说道:“胡丽还没来么?”
      他高兴地说:“早来了,她会拿杂志了,等下就来。听着,等她来了,我就说去WC,你就问她喜欢我么,知道么?”
      我喝口刚刚送来的咖啡后,连连点头叫好。
      刚说完不久,胡丽就来了,她穿很时尚,离开朴实的深蓝校服,真的看不出来她是个人好,成绩也优异的班长。
      她在小宇旁边优雅的坐下来了,向我问了声好。
      小宇知道电时机来了,就对我说:“我去下厕所,等下就来!”说完还对我使了使眼色,还拍了拍胡丽的肩膀说:“等等啊。”胡丽直点头。
      我知道,这出戏应该轮到我了,我便小声的对胡丽说:“胡丽,你喜欢刘宇么”
      她似乎什么也没听到似的看着杂志。突然,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问我,等下去哪儿玩呀。望着她那纯洁的眼神,我无奈了,难怪刘宇怎么问不下去。
      我回答说:“不知道,得看看刘宇怎么安排。“我又继续说道:”你还没回答我的话了。你喜欢刘宇么?”
      她叹了口气说:“我就知道她叫你来是干什么的,我不能不承认我被他的死皮赖脸所打动了,但是……但是你也知道,我要搞好学习。爱情这东西,对我们青少年来说,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我不也想,这东西不是好玩的,如果他真的喜欢我的话,就应该好好学习!”说完后,她眼中露出渴望的目光,但中间也夹些愧疚的感觉。
      突然,她望向我的后方,呆住了。我知道,刘宇铁定在后面听到了些不该听到的东西。
      我感觉到后面好重的喘息声,以及那带着悲伤的气息。
      我回过头来,看到刘宇眼眶中一种晶莹的液体在打滚,他受伤了。
      他大声咆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从一开始就让我抱以希望呢?”说完,便冲出了老猫咖啡店的大门,一路狂奔……
      胡丽一脸无奈,她说:“早料到结果会这样。做个朋友多好。”
……
      我带着胡丽在餐厅吃了午饭后送她回了家。告别时,她要我向刘宇道歉。她走时,背影也是如此悲伤……她知道她伤害了一个男孩,一颗从未受过打击的心。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的,只想得到一样东西,却不知长时间的友谊会比冲动表白的结果好上几万倍,还取了永恒的幸福,我想她是对的。

<六>

      期末过去了,迎接大家的是晴朗温暖的周一。
      可是刘宇的脸座位上,却是空着的。我知道他肯定是受了伤害了……不过,他还算是坚强,在第一节课快下课的时候,他满脸疲惫的出现在教室内,看样子,他是熬了一个通宵……
      他回到座位上又重新开始了,以前的休眠活动。
      此时胡丽一直盯着他看,眼带愧疚。不用说了,她也在为他担心。
下第一节课了,铃节仿佛就是通知烟民抽烟之时到了一样,刘宇也起身对我说:“走,哥们烦着呢。陪我抽烟去。”他拉着我正准备往教室外走时,胡丽打了下他的手,抓住了她的衣袖,冲了出去。
      在刘宇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前,他表情一直呆滞。
      第二节课到放学的时候,都没见到他俩人,该不会,胡丽余心不忍吧。
      昏!中午也没见刘宇出现在教室里,直到快上课的时候他才出现。不过,他现在的表情与先前的样子发生了360度的大变化。他面带微笑的冲了过来,对我说:“啸子,以后你要看着我,不要让我逃课,上课睡觉等。我这辈子的幸福就靠你了。”
      晕!搞得我好像是胡丽一样,不过知道努力向上就是好的了。
      “嗯!没问题。不过……你是被什么花言巧语给迷住了?”
      “呵呵,秘密。”他满带笑脸的回答道。不过,我觉得他肯定要胡丽要定了。
      果然,他主动的学习,让我叹为观止,不行了,兄弟都改邪归正了,我也不该放下学习。所以我也努力的学着。
      有事做的时候就是爽,真的学起来,还得时间少了,所以我还常常带着书本回家,腾出晚间娱乐的时间来看书,发现时间原来用学习来打发更快,而且更好。
      有时看书看累了,就跑到阳台上,锁好门,叼根烟,清清神,回想一下以前浪费的时间是多么的不值得。
      终于到了期末了,以往明朗的天气,已由寒风冰雨所替换,清凉的短衫已御寒的大袄子所代替。天黑的更早了,还得为明天的期考做准备。
      不过感觉书上的东西已经再熟不过了,所以,便偷偷地打开电脑,反锁上了门,叼着烟,打开QQ,“嘀嘀”声又熟悉的进入了我的耳朵,我一看那摇晃的头像有点熟悉,定睛一看,晕死“玉zi”她怎么会在QQ线上呢?难道她回来了么?
      我毫不犹豫的点开了对话框,一排蓝色的字:“死猪!现在才上,都快3个月了,你都干了些什么啊?”

7 thoughts on “变幻(连载四、五、六) 文/随风儿
  • 清风说道:

    学生月考成绩如何

  • 陶妙如说道:

    总成绩没出来,已经出来的不好!

  • xxx说道:

    我嘻嘻笑了笑,回答道;"我在搞学习啊!要不以后怎么来澳大利亚留学,来见你噢?"我想起了胡丽的那句很经典的话,把它换了个版本.
    "你倒还有想想我!不枉我一片思念之心啊!"后面还加了3个傻傻的笑脸.
    我突然想起了要问她在哪里,于是便敲到;"你在中国还是在澳大利亚啊?"
    "澳大利亚啊."
    "啊!那里怎么会有中国的QQ呢?"我疑惑道.
    "蠢死了,我不会下载啊!网络是国际性的咧!"我可以感觉到她对我的问题感到惭愧!
    ……
    我们聊的很投机,没有被任何事情打扰,包括我爸催我睡觉.
    我突然发现与一个身在异国他乡的人聊天,会搞得很丢脸,而且还在一所还算得上是重点中学的学生,更加丢脸了,我竟然分不清南北两半球的季节是相反的!更离谱的是,我竟忘记了澳大利亚也是讲英语了!林家之耻啊!
    开心的时间是过的最快的.
    她突然说道:"我妈妈叫我去睡觉了,都2点了!"
    我自信满满的说:"哦!你去睡觉吧!我这边还早了!"我正等着她夸奖我的时候,她切丢了句:"去死啦!蠢死了,中国跟澳大利亚的时差都差不了很多的!猪头三!好啦!我下了!早点睡!考好点,88!"
    晕!没想到想挽回点颜面,反倒碰了一鼻子的灰!
    定睛一看,妈呀!已经一点多了!明天还要考试!完了,爸爸也是的,打通宵的牌也不叫叫我!哎!
    我抱怨着上床睡觉了.

  • xxx说道:

    早上我起得很早,虽然有点困,但是没办法,只能这样了.
    我为我爸爸盖好了被子,开了空调.防止他在快过年的时候感冒了!
    我出了门,还带了把伞,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雨,但是现在的天气却是风和日利的,一点也没有寒冷的感觉,所以心情特别好,预计今明两天的考试是顺利的!
    果然如此,考试的题目都在练习本上做过的,最难的题目也只不过要多用几道公式罢了.所以还没到一个小时,物理就OK了!
    接下来的数学和化学也很顺利!
    只是第二天考生物的时候细胞的详细构造有点不记得了,其他的都还顺利!
    解决完考试以后,就是耐心的等待了.不过妈妈却回来了,生拉硬拽地说要我陪她去广州体验生活!没办法,爸爸也同意过几天帮我去拿成绩单!好吧,我决定上路.
    妈妈说只要带一.两件厚实的衣服就可以了,反倒还要多带几件短袖,谁叫那地方和北回归线那么近呢.
    我们坐的是晚上9点40的火车,只在几个地方小停一下,所以,明早就可以到广州了!我打算睡一觉,一醒来就到广州了,可是这车厢上下摇晃,车轮"轰轰"作响,于是就睡不着了,就拿起手机玩起了游戏,不过无聊的简单游戏的催眠作用还是不小的,因为我睡着了!但是,我犯了个大错误!睡着后,手机还在手上!
    果然,半夜醒来,发现手机不见了!我东找西找,连床单都抖了抖—没得!完了,妈妈会骂死我的!哎!睡觉吧,早上再说!
    社会上的渣子太多了,专门摄取别人的劳动果实!自己有手有脚不会自己争取!还是妈妈说的对!小乞丐有爸爸妈妈可以照顾,大乞丐有手有脚,自己懒,老乞丐有儿女……所以,这个世道就是弱肉强食的,谁弱小,就吃谁!
    (六完)

  • xxx说道:

    陶老师.6还没完,以上是补充!

  • xxx说道:

    台,丢的都是粤语,下面又没有字幕,其他说普通话的频道,节目又太普通了,哎!也算学习一中语言吧! <七.1>
    早上已经渐渐来临,离广州站只有一个多小时了,妈妈也起来了.
    我把手机丢失的事情告诉了妈妈,也准备挨批,没想到,她却笑了笑,说;"手机是我拿的,昨晚,你睡觉了,手机还抓在手里,我从你手里拿走了,你还没反映……"
    我昏,吓了我一身冷汗!
    在广州下了车后,便很快感觉到这里与北方的温度截然不同,这里很热,穿短袖的,裙子的人到处可见,所以,我也换了一套夏季服装.入乡随俗嘛!
    这里的年轻人各个都穿的很时髦,而且,这里的衣服也很便宜,难怪有很多商人跑到这里来进货.我也毫不犹豫的买了几件.
    时尚的服装店,随处可见,让我无法确定买下哪件,所以我逛了很久,终于,在浪费了一下午的时间后,买了3套衣服很3双鞋子,还不到4百块,要在我们那里买的话,没800块完不了事的.
    晚上只能在租的房子里面看电视了,因为对地形不熟悉,怕迷路,所以没乱跑.不过这房东是我老乡,刚一来就给我们搞了一桌子家乡菜,令人回味无穷.他手艺的确很好,问他怎么不去开个饭馆时,他却说广州人爱吃淡菜……
    说到电视,也真郁闷,大多都是本港

  • xxx说道:

    <七.1>
    早上已经渐渐来临,离广州站只有一个多小时了,妈妈也起来了.
    我把手机丢失的事情告诉了妈妈,也准备挨批,没想到,她却笑了笑,说;"手机是我拿的,昨晚,你睡觉了,手机还抓在手里,我从你手里拿走了,你还没反映……"
    我昏,吓了我一身冷汗!
    在广州下了车后,便很快感觉到这里与北方的温度截然不同,这里很热,穿短袖的,裙子的人到处可见,所以,我也换了一套夏季服装.入乡随俗嘛!
    这里的年轻人各个都穿的很时髦,而且,这里的衣服也很便宜,难怪有很多商人跑到这里来进货.我也毫不犹豫的买了几件.
    时尚的服装店,随处可见,让我无法确定买下哪件,所以我逛了很久,终于,在浪费了一下午的时间后,买了3套衣服很3双鞋子,还不到4百块,要在我们那里买的话,没800块完不了事的.
    晚上只能在租的房子里面看电视了,因为对地形不熟悉,怕迷路,所以没乱跑.不过这房东是我老乡,刚一来就给我们搞了一桌子家乡菜,令人回味无穷.他手艺的确很好,问他怎么不去开个饭馆时,他却说广州人爱吃淡菜……
    说到电视,也真郁闷,大多都是本港台,丢的都是粤语,下面又没有字幕,其他说普通话的频道,节目又太普通了,哎!也算学习一中语言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