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斯文中国

周代商的轨迹——《诗经》中的战争诗

 

周代,中国历史上礼乐文明之第一巅峰时代。

殷灭周立,在我国古代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他不仅仅是替代了殷商在中原的统治,更是促进了中原地区在政治、经济、军事,以及社会文化上的跨越式提升。主要体现在:改变了社会组织的形态。由氏族社会发展为封建社会。推进了文化的发展,使文化由奠基期步入发育期甚至是定型期,创建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周代:公元前1122年周武王灭殷建立开始,迄于公元前256年周赧(nǎn)王被秦杀,东周灭亡。前后八百六十六年。

一说,公元前1046年——公元前256年。

周代,分为西周和东周。

西周:起于周武王十三年,迄于周幽王十一年(前771年),犬戎侵入周都镐(gǎo)京,杀死幽王之年,共历三百五十一年。

东周:自周平王东迁以后,即进入东周时期。东周又分春秋、战国两个时期。

 

春秋时期:公元前770年至公元前476年。

春秋五霸:齐桓公、宋襄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

战国时期:公元前475年至公元前221年。

战国七雄:齐、楚、燕、韩、赵、魏、秦。

 

商是由诸侯国发展而来,但那是由商汤携大臣伊尹等历经十八年持续作战的功绩。

周灭商的战争,与之有些区别,周也是诸侯国,周朝的建立是父与子、子与孙,子子孙孙数代人的接力奋斗成果。

居岐之阳,实始剪商

 

鲁颂·)宫(节录一、二章)

 

閟宫有侐(xù),实实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回。上帝是依,无灾无害。弥月不迟,是生后稷。降之百福:黍(shǔ)稷重穋(tónglù),稙稚(zhízhì)菽麦。奄有下国,俾民稼穑(sè)。有稷有黍,有稻有秬(jù)。奄有下土,缵(zuǎn)禹之绪。

閟宫肃穆,广大少人。伟大姜嫄,德行明正。依靠上苍,无灾无害。十月怀胎,生下后稷。天降百福:黍稷豆麦,早晚有别,遍对天下,教导农耕,高粱小米,稻谷黑黍。四方拥有,发扬大禹。

 

后稷之孙,实维大王。之阳,实始剪商。至于文武,缵大王之绪,致天之届,于牧之野。无贰无虞,上帝临女。敦商之旅,克咸厥功。王曰叔父,建尔元子,俾侯于鲁。大启尔宇,为周室辅。

后稷子孙,首推太王。居岐山南,规划伐商。传到文武,继承理想。代天征伐,誓师牧野。万众一心,上天监临。伐商之师,人人立功。

 

“后稷之孙,实维大王。居岐之阳,实始剪商。”这里大王指公父,上古周部落的领袖,周文王祖父,周王朝的奠基人,后世尊为周太公。周太公“积德行义”,使得“国人皆戴之”,奠定了周人礼教文化和灭商的基础。

《竹书纪年》记载:

【武乙六年,邠bīn迁岐周。命周公亶父,赐以岐邑。】

公亶父因戎狄威逼,率领族人由豳迁到岐山下的周原(今陕西岐山北),开始“贬戎狄之俗,而营筑城郭而邑别居之”。岐山一带为古代渭河河谷最丰饶之地区。《大雅·文王之什·绵》中有“周原膴膴,堇荼如饴。爰始爰谋,爰契我龟,曰止曰时,筑室于兹。”大意是:周土肥沃,苦菜如糖。谋划选址,刻龟占卜,兆示福地,安居于斯。

据推算,古公亶父是轩辕黄帝第16世孙、周祖后稷的第12世孙,在周人发展史上是一个上承后稷、公刘之伟业,下启文王、武王之盛世的关键人物,是一位远见卓识的政治家、改革家、军事家,历史上的著名诸侯贤王。

 

 

帝乙归妹,政治联姻

大雅·大明

明明在下,赫赫在上。天难忱斯,不易维王。天位殷适,使不挟四方。

挚仲氏任,自彼殷商,来嫁于周,曰嫔于京。乃及王季,维德之行

大任有身,生此文王。维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怀多福。厥德不回,以受方国。

天监在下,有命既集。文王初载,天作之合。在洽之阳,在渭之涘。

文王嘉止,大邦有子。大邦有子,伣天之妹。文定厥祥,亲迎于渭。造舟为梁,不显其光。

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缵女维莘。长子维行,笃生武王。保右命尔,燮伐大商。

殷商之旅,其会如林。矢于牧野,维予侯兴。上帝临女,无贰尔心。

牧野洋洋,檀车煌煌,驷騵彭彭。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凉彼武王,肆伐大商,会朝清明。

此诗从周武王的祖父母、父母一直写到武王与商纣王的牧野决战,是王季、文王、武王三代之德的颂诗,也是周朝开国史诗中的重要篇章。其中有两个点很关键,第一,王季娶商贵族之女大任;第二,文王取商王帝乙之女。这两次政治联姻在周的发展史上极具战略意义。

季历,姬姓,名历,周太王第三子,周文王之父,周武王和周公旦之祖父。

古公有长子曰太伯,次曰虞仲。太姜生少子季历,季历娶太任,皆贤妇人,生昌,有圣瑞。古公曰:”我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长子太伯、虞仲知古公欲立季历以传昌,乃二人亡如荆蛮,文身断发,以让季历。

——《史记•周本纪第四》

竹书纪年

①(商王武乙)三十四年,周王季历来朝,武乙赐地三十里,玉十珏,马八匹;

武乙三十五年,周王季伐西落鬼戎,俘二十翟王;

③(商王)太丁二年,周人伐燕京之戎,周师大败;

太丁四年,周人伐余无之戎,克之。周王季命为殷牧师;

太丁七年,周人伐始呼之戎,克之。

太丁十一年,周人伐翳徒之戎,捷其三大夫。

文丁季历

 

季历接位后,商贵族任氏的协助下,积极吸收商朝文化加强政治联系。武乙曾授季历以征伐之权。季历利用机会征伐,声威大震,后被加封为西伯。因周日益壮大,文丁突然下令囚禁季历。季历死于殷都。

太任亦称大任,是商朝末期贵族挚任氏的二女儿,生性端正严谨、庄重诚敬,凡事合乎仁义道德才会去做。嫁给季历后,仰慕婆婆太姜美德,孝敬婆婆。主持后宫立身端正,宫廷上下肃穆祥和。太任是胎教的创始人,《列女传母仪传》评价太任:端一诚庄,为能胎教。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大雅·文王

 

文王在上,於昭於天。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有周不显,帝命不时。文王陟降,在帝左右。

亹亹文王,令闻不已。陈锡哉周,侯文王孙子。文王孙子,本支百世,凡周之士,不显亦世。

世之不显,厥犹翼翼。思皇多士,生此王国。王国克生,维周之桢;济济多士,文王以宁。

穆穆文王,于缉熙敬止。假哉天命,有商孙子。商之孙子,其丽不亿。上帝既命,侯于周服。

侯服于周,天命靡常。殷士肤敏,祼将于京。厥作祼将,常服黼冔。王之荩臣,无念尔祖。

无念尔祖,聿修厥德。永言配命,自求多福。殷之未丧师,克配上帝。宜鉴于殷,骏命不易!

命之不易,无遏尔躬。宣昭义问,有虞殷自天。上天之载,无声无臭。仪刑文王,万邦作孚。

 

 

这是一首政治诗,据说为文王儿子周公旦所作。歌颂文王受命于天建立周邦的功绩,叙述商周更替的道理。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写周既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源渊的诸侯王国,又是一个秉承天命有着崭新的治国理念、崭新的历史使命的充满生机与活力的新生王朝创新国。

济济多士,文王以宁。写文王兴邦宏图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人才战略。在农耕文明中,人是根本,人才更是根本中的根本,任何一个政权或国家的兴起,一定是以人才的汇聚为前奏的。

上帝既命,侯于周服。写商朝子孙顺应天命臣服于周。在商与周漫长的角力中,此消彼长,此时的商人心离散,大势已去,或降或亡,时势使然。

仪刑文王,万邦作孚。天下万邦都敬仰文王,以文王为效法的榜样。文王时代所造就的这种天下归心的局面,为武王最终成为诸侯领袖铺就了坦途。

 

凉彼武王,肆伐大商

 

大雅·大明(节录第六至八章)

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缵女维莘。长子维行,笃生武王。保右命尔,燮伐大商。

殷商之旅,其会如林。矢于牧野,维予侯兴。上帝临女,无贰尔心。

牧野洋洋,檀车煌煌,驷騵彭彭。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凉彼武王,肆伐大商,会朝清明。

 

节录的第六七八章内容主要讲:武王伐纣。

 

 

 

 

2 thoughts on “周代商的轨迹——《诗经》中的战争诗
  • 何丞说道:

    每个朝代都会有自己的鼎盛时期,同样的他们也会有自己的衰落的时期,到了最后,他们终将灭亡,像是一种大自然的规律。想当初,汤打下这一片天地之时,为的不就是让百姓不受苦难。又能曾想到自己的后代会变成一个昏君,尽管他的确很聪明,可是,他却从来不听任何自己大臣的任何建议,并且设置出了无数恐怖的刑法,来惩罚那些不听他的话的人,并且还浪费粮食。而周推翻商朝也不无道理,他们顺民心。所以,实际上,这篇天下的归属权,最终还是在百姓自己的手中。

  • 张思航说道:

    今天国学课主要学习了周取代商朝地位之后发生的故事,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季历继承王位的故事。
    几个星期之前,我向陶老师借了《史记·世家卷一》一书,并在此书中看到了季历的故事。陶老师也在课堂上提到季历是王上的三儿子,却是其中三兄弟中最具贤能的一位,季历的儿子更是天纵之才,因此王便一心想传位给季历,奈何向来只有长子继承王位一说……长子和二儿子都深知父王的心愿,便独自离开都城,想借此让季历光明正大地继位。陶老师因为时间就讲了这一小段。
    我想来继续补充一些书上的内容——“季历明白兄长二人的用意,却仍坚定地认为唯有大兄长才能继承王位,不愿当王……季历迟迟不从,其父去世后,大儿子被迫继位,却仍记得父亲的遗愿,为了让季历有朝一日能当王,兄弟二人决定按辈分轮流继承王位,这样一来最终王位会回到季历手上……”
    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但就是这样一则藏在史记厚厚扉页中的小故事,却深深地改变了我对古代王权富贵的扭曲看法。王族之中并不只有对权与利的争夺,并不只有手足相残;也有像季历这三兄弟这般孝顺父母,亲爱兄弟,懂得退位让贤的珍贵品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