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国培传善, 敬畏教育

培养学生自觉应为新课程下必修课程

         什么叫自觉,怎样才是自觉,自觉的效果会怎样?这些大家都明白!

       纵观当下:强化制度,强化职责,强化岗位,强化考核,却少有强化自觉、强化创造——

       思考明天:应培养可持续性发展人才。

       建议:将如何提高学生的自觉性设为学校、教师、学生、家庭、社会共同研究的一门必修研究课。

One thought on “培养学生自觉应为新课程下必修课程
  • 陶妙如说道:

    作文题:以“消亡与永恒”为话题作文。

    逝者如斯,未尝往也

    川上,他的衣襟被氤氲着水汽的风飘举。凝望这滚滚长江东逝水,叹一句“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孔子的一叹,让世人沉思了千年。
    然而,那个泛舟游于赤壁之下的苏子,却徐徐而终于潇洒地对着满面愁容的客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未消长也。”那一份豁达超脱,让苏子看到了消亡中的永恒。即使奔流到海,也能腾为云雾。再浩浩荡荡滚滚从天上来,造就无边落木萧萧下的大手笔。
    自然界遵循着物质守恒,此物消亡,但其中物质会以另一形式存在,成为永恒;那么,人呢?
    泰戈尔说:“天空不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踪迹消亡,但这又何妨?梁祝的故事硬求一个大团圆,反而会少几分震撼;罗密欧与朱丽叶,拥有过美好的一瞬,死而无憾;《泰坦尼克号》中,杰克在冰冷的海水中死去,但他和罗斯的爱情有何尝不是永恒?结果会消亡,但过程会永恒。他们的故事用文字记在人们的记忆里。
    曾读过一篇文章,说“我”希望在生命将尽时在树下挖个坑,待“我”死后将骨灰埋入。不久,“我”便会成为树的一部分,看着“我”的子孙。当他们喜悦和悲伤时都来到这棵树下,“我”不会说话,但可以让他们摸“我”的树干,得到力量,或者静静地听那树叶的颤动,便会心生希望。而当子孙们死后,仍这样“变成”一棵树,那样就能够进行树的低语……这真是一个奇特而美妙的幻想。个体消逝了,精神却永恒。爱被时光记在家族的血脉里。
    而我,则更欣赏这样的消亡与永恒:屈子消失在汨罗江,留下满畔的行吟;辛弃疾逝去在金戈铁马的梦中,留下一腔热血;陆放翁的铁马冰河,文天祥的留取丹心;顾炎武的匹夫有责,谭嗣同的我自横刀;民主革命中的浴血,抗击外敌的热战;雪灾中因抢修电路而消逝,抗震救灾中无畏英勇的牺牲……还有,甘地为自由的奔走,马丁路德金为平等的呼号,特莉修女为博爱的努力,以及世界各国人民为和平做出的贡献……作为个体的生命,他们消亡了,但他们为国家、为民族、为人类、为世界的奉献却是永恒的。他们的事迹用刻刀镌刻于历史的石板上。
    人固有一死,如同一朵花的凋零。但倘若你能在人们的记忆中,在家族的血脉里,在历史的记载上,留下你的奉献,那么也可化作春泥,盛开在下个花期。逝者如斯,未尝往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