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国际教育

消亡与永恒 黄一喆

                                                         消亡与永恒
                                                                      黄一喆
         窗外的树伴随着清风的抚过,顽皮地摆动着枝叶,发出了淅淅嗦嗦的声音。
        在生长的季节里,花草树木总是活泼又可爱的。鸟爱它的枝繁叶茂,爱在的茂枝间安家落户。这时间久了,还可以听到稚嫩却有力的幼鸟叫声。偶尔,有鸟站在枝头,打量着四周。过后,又叽叽喳喳叫一通,似乎在宣称它的家如此温馨,带给了它无限幸福。
        阳光照过这树,叶子油亮油亮的。树下,有小休的人,倚靠在树干上。地上,阳光射下,映下叶子斑驳稍带颤动的身影。
        如此这般和谐,这般自然。
        季节不停更迭,花开过后便已是花落。
         窗外那棵树,依旧挺立在那。但已有些许残枝败叶。树上的空鸟窝,告诉着过往的人,曾经也有鸟在它稳健的枝干间安定生活,却不见那生机。
        少了茂叶的点缀,空留下的枝干,多少有些孤独与落寞。在天朗气清的日子里,不常有鸟停靠在它枝干上。只有,在天空中旅途的鸟会落在此。稍作停歇后,便飞走了。
        阳光洒下,描绘出地上它的轮廓。没有了丰腴。惟独留下秃枝,生硬而沧桑的姿态。
         在这寒冷的季节里,它会不会有些单薄?
         又是我该叹“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不!这树不若蜉蝣找朝生暮死的短暂,也不若一粟在沧海中的渺小。纵然季节不停变换,花开花落。它枝竭了,叶已落。但,它依旧可以承载小鸟。它的根同样可以汲取来自地下,来自自然的精华。它依然扎根在属于它的那片热土上。
         窗前的我,对于这树的衰落,这树的绚烂。我尽收于眼,于心。它无论处在何时期,它都依然在生长,在生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