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国际教育

春满人间——王纯

                                                       春满人间

        春未暖,花先开。

       已经很久没见着艳阳天了。难得天晴,与好友相约骑自行车去兜风。

       虽然天气晴朗,但毕竟是冬天,风吹起来怪冷的,可浇不灭那颗炽热的心。

其实我们是偶然遇着的,他帮了我大忙。

         我想没有人会忘记08年那场大雪。那时学校放假,赶上春运,火车上的人爆满。我提着个大箱子,背了个书包,耗了很长时间才被推进去。还有好多人都在拼命的往里挤,但里面已经是肩并肩了。抱怨声,斥骂声,很多嘈杂的声音充满整个车厢,把回家的好心情全给破坏了。此时此刻,大家都只顾着自身的利益,能挤就挤,只要自己能上车就不管他人怎样。站在我前面的是学校小二年级的小弟弟,他被那些人挤哭了,我把他抱起来坐在我的箱子上面。外面刮很大的风,但我只感觉热。他就站在我前面旁边的座位上,手伸过来抱这个小弟弟,还笑着安慰他。他以为他是我弟弟,跟我说:“你弟弟好可爱。”我正准备解释,他突然很着急的对我说:“小心!”我一惊,原来是行李架上掉东西下来了,差点砸中我肩膀。他替我挡下那一重击,他的右手和那包东西很响的嗑在小桌上。我听见他惨叫了一声。

        我们就这样相识。

         我加了他为好友,但没写备注,早失去了联系。但今年冬天,我无意中看了他的相册,穿着军人的服装,很挺拔。

        我问他:“还记不记得去年冬天从长沙开往深圳西的火车上抱着的那个小弟弟的姐姐。”

        他说:“啊,记得。”

      “我也是贵州的。岑巩,你知道吗?”

      “知道,我们隔得不远。铜仁。”

       “去年我就知道了,还是你告诉我的。”

         他告诉我他现在才觉得自己的文化水平低,还好每天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学习。还告诫我要努力读书,以后好出国。他以前的一个女朋友就出国了,去了澳洲。

          他告诉我军人这个职业很幸苦,拿青春在奉献,失去很多东西。我说很神圣,虽然有点可惜了年华,但比起那些游手好闲的人来说好多了,而且至少有两年的时间可以好好考虑以后。

         他告诉我以后做什么事情都不要冲动,不要走错路,这个社会诱惑人的东西太多了,自己一定要把握好。

        他告诉我要做好随时有可能要面对一切事情的准备。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但我不懂。

         他告诉我社会是由很多人组成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都有自己想要得到的,为了一些目的有的会不择手段。这就是人!在利益面前他们非常自私!将来到社会上后对任何人都要留心,不管表面对你多好,都要防。不然吃亏的是自己。

……

这些,他曾经都遇到过。以前听别人说不觉得,但真正感受后,他告诉了我这些。

这就是人生吗?那这个社会到底是什么样子?

        不,我想是春天的样子。虽然有坏人坏事坏结果,但还有好人好事好未来。好的总比坏的多。就像花儿也有花开花谢一样,有着自然界的规律。谁也打破不了,主宰不了。

One thought on “春满人间——王纯
  • 王纯说道:

    随记(一)

    已期待一个星期的今天,终于被我盼来了。

    因为今天是罗ZJ生日,我们讲好要一起出去的。听说也是白色情人节。

    我、周Z、张GY、陈XJY。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先出发了。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

    到了南门口后,一路吃进去。

    途中,罗打电话来叫我们去“辣阿婆”。

    一路上很紧张,因为知道小志和子昂也要来。说不出的开心。

    进去时他们已经坐满了3桌。在大厅里搜索着他两的踪影。然后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小志。穿着紫色的衬衫,好白、好瘦、好高。不过他那副“死样子”还是没变,眼睛斜斜的做怪怪的表情盯着我们。他旁边还有个“小孩子”模样的“小朋友”——子昂。头发好短了,脸圆了说明长胖了,当然也长高了,脸上还有了些小豆豆,没戴眼镜,眼睛眯着。

    我们这桌有8个女生。5个女生喝了4瓶啤酒。罗还过来敬酒,戏说他搞得像个新郎官样的。

    尔后我们也跑去给他敬酒。还有小志,子昂。还怪他们都不来给我们敬。之后他们也来了,开始子昂还拿雪碧唬我们,但看在我们这么热情的份上还是跑去拿酒来了......

    吃过饭后,聊了半会。很好。很有相聚首的味道。真好。

    之后,又去城市英雄玩。不亦乐乎!还玩了我最爱的篮球机。

    出来后又去了动漫sky。恰好碰到他们那一群人,小志子昂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我们4个人在回来的车上聊了很多,希望这样的日子以后会经常有。

    我们为各自的理想而分开,奔波。

    我想,到以后,我们都长大了,我们都成熟了,我们再聚首,又会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呢?我想,我还是照样开心,照样激动。

    但是,还是你们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