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国际教育

一草一木总关情——高一(3)曾笛

                                              一草一木总关情
        窗外,风吹动梧桐的叶子丝丝颤抖,淡淡的阳光从树叶的间隙中洒落,在地面上投出微弱得几乎看不见的斑驳。
         道路两旁的银杏逐渐地友嫩青褪为金黄,温温暖暖的,一丝不苟的黄着。
冬天,也许就要来了吧。
        天气还不算太过寒冷,风微微凉,虽不至于刺骨,却也令我打了个冷颤。教室里来的人陆续多了,同学们大多都穿上了棉袄。今年的棉袄颜色特别的艳,教室里红成了一团火,好像映得墙上都泛些浅浅的红了。
        一直以来都有些不喜欢冬天,凛冽的风直刮得脸生疼。不管往身上套了多少件衣服都还是会感觉到冷,而穿得过于臃肿则又行动不便。可今年似乎有些很微妙的东西变得不一样了。我在等待冬天的到来。
         或许是习惯了一年又一年的四季轮回,或许是心怀了感恩对万物都有些小小的期待。我期待着站在教室外看蒙了一层霜却没有字的玻璃;我期待着早早的一个人坐在风口吹风听日子回荡;我期待着再次触碰那结在树叶上的冰叶子;我期待着能在某一天某个角落看到一株倔强的在寒风中破土而出的新绿……
        我期待着能在那个我原本厌恶害怕的季节中发现更多自然的礼物和生活的美好。
         银杏树开始落叶了,每棵树周围都绕了一圈的金黄。很刺眼。似乎在向我提醒着什么。
         天气越来越冷,双手渐渐从袖子外缩进了里面。不仅仅是银杏,校园内大部分的树都开始落叶了。我有点欣喜。却不知为何。
        心情越发的焦虑,有什么还没到?!
        课堂中不经意间望向窗外,只见一群鸟从窗边飞过,落在窗边的屋顶上,站成一排排整齐的队伍。我只能称它们为鸟,因为我对于动物、植物都是不太认得的。也许是白鹭吧,又或许是大雁。总之我知道它们这是要迁徙的前兆。
       噢,冬天真的到了。
      我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对,冬天真的到了。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

曾笛
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