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国际教育

那秋 文/向钊金

     同升湖的四季是独特的,春的秀美,夏的激情,秋的新生,冬的静谧。其中我甚爱于秋的景,因为同升湖的秋是蓄满希望的秋。
    “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面对春残花落,细雨霏霏,古人只感叹悲伤,殊不知花的凋零并不是终点而是起点,在短暂的黯淡之后,辉煌将继续下去。
      此刻,漫步于诺大的校园之内,看着一处角落,一棵大树正缓缓掉落着身上的残叶,讲它大。是因为它的躯干与枝条的雄壮,说它缓缓则是因为离开“母体”的树叶至始至众不肯离去,似乎依然留恋她怀里的那份温暖,那份安逸。于是心里暗叹,既然不舍,为何还硬要离去?分离,一个伤心的情节,可每每却总是要发生……
      然而再次环望四周,于是发现此季已是秋了。湖水开始静了,静得没有一丝涟漪,静得找不到往日的喧闹,静得探不到它跳动的脉搏,犹如安静的公主等待他心爱的王子将她唤醒。就连往日敬守岗位的夕阳也害羞起来,忘记“美丽的公主”在山头处欲上欲下,不知归路。
      轻风摇曳,树枝也随风飘荡起来。同升湖的树大多为四季如一的常清树,至秋仍是绿装戎身,犹如贵夫人一般。树的枝叶就象贵夫人的双手,修长的手指间穿戴着叶状的绿宝石。
      然而此刻正在脱散枯叶的大树,在秋风吹过之后也展露出强健的身躯和矫健的枝干,这时夕阳也跑过来“凑和”被照耀的躯干此刻竟显得如此柔和……
      都说秋季是悲哀之秋,世界万物凋零的季节,可同升湖的秋却是“自信满满”的, 凋零并不是灭亡,而是起点,就像火凤凰一样,在烈火中重生!
      此时,再回望同升春时,树木葱茏,山花烂漫,碧波荡漾,湖光跃金,如一位水灵灵的春姑娘在眼前闪闪动人。
     再看夏时,同升湖的空气化为激情,如调皮的少年一般同我们戏谑。
     随后夏过,秋过,素枝谢了秋叶,草褪尽青翠,同升湖又孕育着冬的静谧。
     这时,再俯身拾起地上的那片枯叶,我知道,落叶不是无情物,化作精灵护同升。这就是同升湖的秋,我最爱的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