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国培传善, 高考研究

生活哲理化,哲理生活化——作文写作上境界的终极方法

          今天语文课继续试卷讲评,任务:作文。因为天气比较冷,按常态课前有一互相暖和节目。今天是四手相搓。一学生笑着“告状”:“老师,他不服从安排……”看着他们那种活泼的情态,我说:“山不过来,你就过去吧。”

        我问学生谁知道“山不过来我过去”的故事。一看过我的《让爱智慧》的学生说他看过,但不记得了。于是,我说那你们记录一下这一素材,我便简单讲述了这个故事:

       《古兰经》里面的一个经典故事:一天,有人找到一位会移山大法的大师,让其当众表演一下。大师在一座山的对面坐了一会儿,就起身跑到山的另一面,然后就表演完毕,众人大惑不解。大师道: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移山大法,惟一能够移动山的方法就是:山不过来,我就过去。
        现实世界中有太多的事情就像“大山”一样,是我们无法改变的,或至少是暂时无法改变的。“移山大法“启示人们:如果事情无法改变,我们就改变自己,主动出击。

        要想高效,取舍很重要,及时梳理很重要。

       读材料,反思自己写作过程:

        父亲和儿子走在雪地里,看到远处有一棵大树,父亲对儿子说:“我们来比赛看谁在雪地上走的线最直。”儿子听了就很小心的走不断注意自己的双脚,吧一只脚慢慢的放到另一只脚前面。好不容易走到大树旁,看到父亲已经先到,他并不觉得意外,但父亲走的线却比他得直,却令他吃惊,父亲笑着说:“我是看着这棵树走过来的。”

        这是一个包含多组关系在内的哲理性很强的生活材料。

        将生活哲理化是写好作文的方法。

     【考场作文示例1】

                                                    走路,向婴儿学习

                                                     高三理3   刘有有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特殊的经历——–学习走路。虽然没有人能够记住,当时是怎样学地,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记不住。正是因为人们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学走路地。所以,有很多人至今都不知道怎样“走路”。

           看过婴儿走路的人都知道,他们从来就不看脚下有什么东西,只会看着前面的爸爸妈妈,然后或走或爬过去。然后,从你记事起你就会走路了,你也不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你看的不是脚下而是前方!

         你看的是最终的目标,而不是脚下的木地板,或水泥地。因为你看的是你的爸爸妈妈,是往那个方向奔去的,而不是脚步连在一起,一点点地慢慢摇。因为你看到的是最终的目标!

         汉武帝刘彻大家都知道,在历史上他可能是北伐匈奴最勤快的一位帝王了。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勤快呢?只要把匈奴打回老家就行了吗?这绝对是错误。仅仅把他们打回去无疑是和脚并着脚学走路一样,是一个极端愚蠢的错误!

        那么,答案是什么呢?也许我可以给你一个答案。

         汉武帝又一次要出兵讨伐匈奴的时候,他手下的一位将军说:“皇上,现在我军马匹不足,大部分的有经验的将士早已老去,国内又是内乱刚熄,只怕打不了。”汉武帝则对他说:“你们和那些人一样,光以为几次讨伐匈奴只是为了那几匹汗血宝马,你不知道和匈奴打就得靠那些?”

            汉武帝的眼睛永远望的都是最后的目标,中间的过程他只要用余光一扫便知—–有了好马,便有了好的骑兵,有了好的骑兵才有了强大的力量在草原上和那些匈奴硬拼,才能拼得过。只有拼得过才能去掉匈奴人的锐气,叫他们不敢来犯。才能有后辈的安宁,才能让汉室传下去。让汉室传下去——-这才是汉武帝的最终目标——这是他一辈子仅看到的一个目标。

         向前看,看到自己的最终目标,这个连婴儿都懂得的道理在很多大人中却有人不懂。所以我们要向婴儿学习,当走在自己的人生大道中,要看到自己人生中的最终目标。 (考场原文未作修改)

       点评:暂略

     将生活哲理化的效果:暂略。

        将哲理生活化也是写好作文的方法:

     【考场作文示例2】

                                                   大方向与小作为

                                                        高三理3      卢以鹏

One thought on “生活哲理化,哲理生活化——作文写作上境界的终极方法
  • 匿名说道:

    《伶官传序》赏析
    熊江平
    【作者介绍】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晚年又号六一居士。北宋文学家、史学家。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官至枢密副使(主管国家军事的副长官)、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为官直言敢谏,曾支持范仲淹的政治革新运动。

    欧阳修是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的领袖,主张写文章要有益于国计民生,内容重于形式,反对五代以来浮靡侈丽的文风。他在散文诗词创作、文艺批评、史传编写等方面都有成就,而以散文的成就为最高。他的文章无论抒情叙事,都显得明白流畅,摇曳多姿,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后人把他列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八大家中的三苏、曾巩和王安石,都出自他的门下。著有《欧阳文忠公文集》。在史学方面,曾与宋祁合著《新唐书》,又单独编纂了《新五代史》。

    【解题】

    本文选自欧阳修编撰的《新五代史·伶官传》。《新五代史》,是和北宋初年的史官薛居正等人编写的《五代史》(即《旧五代史》)相对而言的。所谓五代,是指唐王朝灭亡以后,在中国北方相继更替的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五个十分短暂的政权。伶官:封建时代称演戏的人为伶,在宫廷中授有官职的伶人,叫伶官。后唐庄宗李存勖(xù)取得政权后,荒淫腐化,癖好音律,宠用伶人景进、史彦琼、郭门高等,让他们做官掌权,以致败政乱国,只做了三年皇帝便身死国灭。为了提供历史借鉴,欧阳修在《新五代史》里写了一篇《伶官传》,记述了上述的史实。本文是《伶官传》前的序,作者通过对史实的评论,针对当时所谓“天命”的观点,谈了自己的进步见解。

    【注评】

    呜呼!盛衰之理, 盛衰:指一个王朝的兴盛和衰亡。 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 岂:副词,表反问,难道。人事:人的活动和努力,这里主要指政治上的得失。○开门见山地提出论点。作者虽然没有完全否定“天命”,但是用一个让步连词“虽”,很明显地把“天命”撇在一边;然后用副词“岂”构成强烈的反问语气,突出表明了国家盛衰是由人事所决定的。 原庄宗之所以得天下,与其所以失之者,可以知之矣。 原:动词,推究,考察。之:句中第一个“之”是用在定语和中心词之间的结构助词;第二个“之”是代词,代“天下”;第三个“之”也是代词,代上句所说盛衰由于人事这个道理。所以……:在这句作“……的原因”讲。这种“所”字短语有时可以和“者”相配合,构成“所以……者”的格式,表达的意思和不用“者”一样。“所以失之者”就是这种格式。矣:语气词,了。庄宗:即李存勖,沙陀部族首领李克用的儿子,灭梁建唐(史称“后唐”),做了皇帝。○“得天下”与“失之”,紧扣上文“盛衰”二字,为下文提纲,下文便以得天下和失天下两方面的史实来论证论点。“盛衰得失”四字,是全文的纲目。

    提出国家盛衰由于人事这一论点,举出庄宗这一评论对象,并提出“得天下”与“失之”两个方面为下文提纲。

    世言晋王之将终也, 世:指世上的人。晋王之将终:主谓短语用作表时状语,“之”用于短语的主、谓间以取消其独立性。终,死。晋王,李克用,先世本姓朱邪,是由北方沙漠地带迁入山西的沙陀部族骑兵的首领。他父亲有军功,赐姓李;他本人替唐王朝镇压黄巢起义有功,封晋王。也:语气词,表停顿。 以三矢赐庄宗而告之曰: 以:介词,把。而:连词,这里表顺承关系,无需译出。 “梁,吾仇也; 梁:指后梁太祖朱温。他原为黄巢起义军将领,后投降唐朝,与李克用一起镇压黄巢起义,被封为梁王,赐名全忠。他与李克用为扩充自己的势力,互相争斗。唐僖宗时,朱温设计谋害李克用,李克用也曾多次上表请求讨伐朱温。唐昭宗时,朱温把李克用包围在太原。后来他迫使唐哀帝“禅位”,自立为帝,国号梁(史称“后梁”),而李克用仍用唐朝年号。因此结下世仇。 燕(yān)王,吾所立, 燕王:指刘仁恭父子。刘仁恭原幽州(今北京附近)小军官,投靠李克用夺得幽州地盘,又因李克用保荐,被任命为唐检校司空卢龙军节度使。后背叛李克用,投靠朱全忠。朱全忠灭唐称帝后,封刘仁恭的儿子刘守光为燕王。这里李克用说“燕王吾所立”,不是说燕王是他封的,而是说燕王本是他扶持起来的。 契丹与吾约为兄弟, 契丹:东胡种族名,当时居住在今辽宁、吉林省一带。唐末,契丹首领耶律(姓)阿保机(名)建国做了皇帝,称契丹,后改国号为“辽”。耶律阿保机曾与李克用约为兄弟,商议共同举兵攻打朱全忠,后来又背约,遣使与朱全忠通好。 而皆背晋以归梁。 而:表转折,但是。以:连词,表顺接。归:归附。 此三者,吾遗恨也。 此三者:这三件事。遗恨:(死后)遗留下的恨事,亦即到死还感到愤恨的事。 与尔三矢, 与:动词,给。尔:代词,你。 尔其无忘乃父之志!” 其:副词,表命令语气,一定。无:副词,表禁戒语气,不要。乃:代词,你的。○写晋王遗嘱,充分表现其克敌复仇的殷切期望,为庄宗的忧劳兴国张本。 庄宗受而藏之于庙。 庙:宗庙,古代帝王、诸侯设立的供奉祖宗牌位的处所。 其后用兵, 其后:那以后。其,指示代词,那。 则遣从事以一少牢告庙, 则:连词,就。从事:本指州刺史(地方长官)管辖下地位较低的幕僚随从。这里泛指一般的属官。以:介词,用。少牢:古代祭祀,用牛、羊、猪各一头作祭品,称为“太牢”;只用羊、猪各一头,称为“少牢”。告庙:古时帝王和诸侯外出或遇有大事,要向祖庙祭祀祷告,叫告庙。 请其矢, 请:请求(取出)。其:指示代词,那。 盛(chéng)以锦囊. 盛:把东西装在器具里。以:介词,用。 负而前驱, 负:背着。前驱:行进在队伍的前头。前,方位名词作状语。驱,本义是鞭马前进,引申为行进。 及凯旋而纳之。 及凯旋:等到胜利归来。这是个介宾短语,作状语。及,介词,等到。凯旋,军队打了胜仗,奏着胜利的乐曲回来。凯,军队得胜时所奏的乐曲。旋,回来。而:连词,把状语连接于谓语。纳:放进(宗庙)。之:代词,指三矢。○写庄宗秉承父命,兢兢业业,紧扣“人事”二字着笔。 方其系燕父子以组, 方:介词,当。从“方”至下文“告以成功”,是一个很长的介宾短语,充当状语。其:代词,指后唐庄宗。系:捆绑。以:介词,用。组:丝带,这里指绳索。燕父子:指刘仁恭和刘守光父子二人。后梁乾化元年(911),刘守光自称大燕皇帝,次年李存勖攻破幽州,俘刘仁恭及其家族三百人,刘守光逃到沧州,后亦被俘。二人被械送到太原,献于晋王的太庙。后刘仁恭又被送到雁门,祭了晋王的坟。 函梁君臣之首, 函:匣子。这里用作动词,用匣子装着。梁君臣:指后梁末帝朱友贞(朱全忠的儿子)及其部将皇甫麟等。后唐同光元年(923)十月,李存勖攻破大梁,朱友贞为避免死于“世仇”之手,命部将皇甫麟将自己杀死,皇甫鳞随后也自杀。李存勖把他们的首级漆封起来用匣子装着,藏在太庙里。 入于太庙, 入:(把俘虏)献纳进去。于:介词,表动作的处所和方向,到。太庙:帝王的祖庙。 还矢先王,而告以成功, 告:禀报。后省宾语“之”。以:介词,把。成功:成就功业,大功告成。 其意气之盛,可谓壮哉! 其意气之盛:他意气昂扬。这是个主谓短语,作句子的主语,“之”用于短语的主谓间以取消其独立性。其,代词,指后唐庄宗。哉:语气词,表感叹,啊。○写庄宗逐个消灭仇敌,极力表现其声威的壮盛,一方面照应开头“盛衰”的“盛”字,一方面为下文的跌抑造成更大的坡度和高度,使盛与衰形成鲜明的对照。

    从“盛”的方面着笔,写晋王临终遗嘱和庄宗郑重执行遗命克敌制胜的业迹,揭示出忧劳兴国的史实,论证得天下由于人事。

    及仇雠(chóu)已灭,天下已定, 及……已定:这是个介宾短语,作下边整个句子的状语。及,介词,等到。仇雠:仇敌。雠,义同“仇”。 一夫夜呼,乱者四应, 一夫:一个人,指皇甫晖。后唐同光四年(926),李存勖妻刘皇后听信谗言,诬杀郭崇韬等几个大臣,一时谣言四起,人心惶惶。兵士皇甫晖当时奉命戍瓦桥关,戍期已满却被留下守贝州,于是心怀不满,加之“夜聚蒲博不胜”,就乘机纠众杀掉部将,拥立指挥使赵在礼为帅。兵变发生时,拥有兵权的伶官史彦琼拒不发兵平乱,后又单骑逃逸,致使乱兵很快攻占了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不久邢州(今河北邢台)、沧州、(今河北沧州)驻军也相继兵变。夜呼:在夜里呼喊(作乱)。夜,名词用作状语。 仓皇东出, 仓皇:匆忙急迫的样子。东出:向东逃出去。东,方位名词作状语。 未及见贼而士卒离散, 而:连词,就。 君臣相顾, 相顾:互相看着对方,即面面相觑(qù)。 不知所归, 不知投奔到哪里去。所归:“所”字短语作“知”的宾语,直译是“投奔的地方”。 至于誓天断发, 至于:复合虚词,这里用作连词,表示事情达到的程度,可译为“竟至于”“甚至”。誓天:对天发誓。“天”是“誓”的补语。 泣下沾襟。 沾襟:沾湿了衣襟。 何其衰也! 何其:副词性复合虚词,多么。以上几句概括了以下的史实:皇甫晖起事后,李存勖派李克用的养子李嗣源出兵镇压,李嗣源却叛唐称帝,联合邺城乱军向京城洛阳进攻。李存勖于是仓皇领军出洛阳向东出征。走到万胜镇(河南中牟县附近),听说李嗣源已占领了汴京(开封),登高叹息说:“我不济矣。”又急忙西返,到洛阳城东的石桥西,二万五千随从军士已经逃散了一万多人,李存勖置酒悲啼,问部下有何策相救,元行钦等百余将领斩断头发,对天发誓,表示决以死报,君臣相顾号泣。○照应开头“盛衰”的“衰”字,写庄宗的灭亡。笔锋急转直下,表现出庄宗败亡之速,又以感叹作结,发人深省。

    从“衰”的方面着笔,写庄宗由胜利到灭亡的急遽变化,用高度概括的笔法揭示出逸豫亡身的史实,论证失天下由于人事。

    岂得之难而失之易欤? 岂:副词,表反诘,难道。之:两个“之”都是代词,指天下。而:连词,表转折,却。欤:疑问语气词,吗。 抑本其成败之迹,而皆自于人欤? 抑:连词,表选择,还是,或者。本:用作动词,推究根原,考察原因。成败之迹:成功与失败的事迹。而:表顺承,无需译出。自于:出于……的原因,由……所决定。自,动词,起源。人:指人事。○连用两个设问句引起读者思考,用“抑”在第一问的基础上推进一步,把重点落在“成败自于人”,与开头“岂非人事哉”一句遥相呼应,再次申明论点。 《书》曰:“满招损。谦得益。” 《书》:《尚书》。引文见《尚书·大禹谟》,原文“得”作“受”,句意是自满要招致损失,谦虚能得到益处。 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 可以:这两句中的“可以”与现代汉语的“可以”相同,助动词。兴、亡:都属于使动用法,使……兴盛,使……灭亡。 自然之理也。 判断句,省主语“此”。○引《尚书》的话推论出“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从理论上进一步阐明了“盛衰由于人事”的论点。从文章的条理看,“忧劳”句同庄宗执行晋王遗命逐个消灭仇敌的史实相承接,“逸豫”句同“及仇雠已灭”以下的史实相承接,上下文全面照应,毫无缺漏。 故方其盛也,举天下之豪杰,莫能与之争, 方:介词,当。“方其盛”是介宾短语,作状语。其:代词,指庄宗。下句的“其”同。也:表停顿。举:形容词,全部,整个。莫:否定性无定代词,没有谁。 及其衰也, 介宾短语作状语。 数十伶人困之, 困:围困。之:代词,指庄宗李存勖。 而身死国灭, 而:连词,就。 为天下笑。 为:介词,引进行为的主动者,被。天下:天下人。李存勖灭梁以后,骄傲懈怠,纵情声色,宠信伶人宦官。伶官出入宫廷,揽权纳贿,擅作威福,朝政日坏。公元926年,从马直(皇帝近卫军)指挥使郭从谦(本伶人,艺名“郭门高”)乘李嗣源攻占大梁、李存勖处于众叛亲离之时,率领部下作乱,李存勖被乱箭射死。○再次从“盛”“衰”两方面作对照,先扬后抑,文情回荡,感慨淋漓。 夫祸患常积于忽微, 夫:助词,用在句首表示下文有所议论,不必译出。于:介词,从。忽微:指极细小的事。忽,一寸的十万分之一。微,一寸的百万分之一。 而智勇多困于所溺, 而:连词,这里连接的两项在语义上是并列的,可不译。智勇:形容词用作名词,代称智勇双全的人。于:表被动,被。所溺:“所”字短语,溺爱的人。 岂独伶人也哉! 岂:副词,难道。独:副词,只是。也哉:语气词连用,“也”表论断,“哉”表感叹。○再次从理论上说明盛衰由于人事,并从伶人的乱政败国推而广之,以收举一反三之效。

    再次提出成败“皆自于人”,反复申述论点,并得出“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的结论,提醒人们引为鉴戒。

    【译文】

    唉!(国家)兴盛和衰亡的道理,虽然说是天命,难道不也是由于人事吗?考察一下后唐庄宗得到天下和失掉天下的原因,便可以懂得这个道理了。

    世人传说晋王临死的时候,把三枝箭赐给庄宗,告诉他说:“梁国是我的仇敌,燕王是我扶持起来的,契丹(曾经)同我约为兄弟,但(燕王和契丹)都背叛了我而归附梁国。这三件,是我到死还感到愤恨的事情。给你三枝箭,你一定不要忘记你父亲的志愿!”庄宗接受了箭,把它收藏在祖庙里。那以后出兵作战,就派遣部属用猪羊二牲祭告祖庙,请下那三枝箭,用锦囊装着,背着它走在队伍的前头,等到胜利归来,就又把它放进祖庙里。当庄宗用绳索捆绑着燕王父子,用匣子装着后梁君臣的首级,献进祖庙,把箭送还先王,把大功告成的消息禀告(先王的在天之灵)的时候,他意气昂扬,可说是豪壮极了啊!

    等到仇敌已经消灭,天下已经平定之后,一个人在夜里一声呼喊,作乱的人便四处响应。(庄宗)慌慌张张向东逃出去,没等到遇见叛军士兵们就离队溃散了,君臣面面相觑,不知投奔到哪里去,竟至于割断头发对天发誓,眼泪落下来沾湿了衣襟,(又)多么衰败啊!

    难道是取得天下困难,丢失天下却容易吗?或者(我们)推究一下庄宗成功与失败的事迹,(成败)都是由人事所决定的呢?《尚书》上说:“骄傲自满会招致损害,谦虚谨慎能得到益处。”忧虑辛劳可以使国家兴盛,安逸享乐可以使自身败亡,这是当然的道理。所以当庄宗兴盛的时候,整个天下的英雄豪杰没有谁能够同他竞争;等到他衰败的时候,几十个伶人围困他,就身死国灭,被天下人耻笑。祸患常常是从微小的事情积累起来的,而智勇双全的人也大多被自己溺爱的人所困惑,(那足以使一个君主身死国灭的)难道只是乐工吗?

    【简析】

    本文就后唐庄宗时所出现的伶官之祸这一史实,对后唐的盛衰过程作了具体分析。文章提出了封建王朝的盛衰决定于人事的论点,这在当时对天命论的迷信思想是有力的冲击,具有进步的历史意义。“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这些结论,成为后人传诵的名句,至今仍有其教育意义。但是,作者的认识也有其局限性,他所讲的“人事”,从文章的具体内容看,仅仅是指封建统治者个人的品德和作为,这就并没有揭示出封建王朝更替的社会根源。

    本文叙议结合,写得抑扬顿挫,辞气纵横,被前人誉为“《五代史》中第一篇文字”。开头开门见山地提出“盛衰之理”“岂非人事”的论点,全文便紧紧围绕“盛衰”二字展开叙事和议论。首先叙述庄宗秉承父亲遗命,兢兢业业,克敌制胜的事迹,证明后唐的兴盛全由于人事。然后叙述庄宗由胜利到灭亡的急遽变化,用高度概括的笔法隐括庄宗在灭梁以后纵情声色、迷恋伶人一段史实,揭示了后唐的衰亡也由于人事。最后转入评论,在再次申明成败“皆自于人”,回应开头提出的论点之后,进一步指出后唐的急遽衰亡是由于庄宗的“逸豫亡身”和“困于所溺”,给人们提供历史的鉴戒。文章在叙述和评论后唐兴亡的史实时,反复动用盛衰对比和先扬后抑的手法,把道理论述得酣畅淋漓。评论时又议论结合抒情,寄寓着自己的深沉感慨,使文章的论理富于感人的力量。

    【字词句基础知识举要】

    原:是个会意字,用“厂”“泉”两字会意。厂,音bàn,山崖。不是简化字“工厂”的“厂”。泉,在组成“原”字时变形写作“泉”。泉在厂下,表示泉水从山崖下流出,所以“原”的本义是“水源”,引申为“事物的开始”‘起源”。用作动词,是“推原”“追究根源”的意思。课文中“原庄宗之所以得天下……”一句,“原”用作动词。

    本,是个指事字。“木”下部加一横,指出这是树木的“根本”,所以“本”的本义是草木的根,引申为一切事物的根本,又引申为“根源”。在“本其成败之迹”这句中,“本”字活用为动词,是“推究根源”的意思,句意是“对他成功和失败的事迹推究根源”。“本”和上边讲的“原”同义。

    “成·功”和“成功”

    有时候,文言句子里的一个短语(词组),从字面上看和现代汉语的一个词相同,要注意分辨,不能按现代汉语把它作为一个词去理解。如“成功”,在现代汉语里是一个词,意思是获得预期的结果。但是在“还矢先王,而告以成功”这句中,“成功”却是一个动宾短语,意思是“成就功业”。“告以成功”,意思是把大功告成的消息禀告先王。对于这类短语,在分析它的语法结构时,还要结合文意作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如《乐羊子妻》中有一句:“今若断斯织也,则损失成功,稽废时日。”这句中的“成功”同样是一个短语,但不是动宾短语,而是“定语+中心词”的名词短语。“损失成功”,意思是丧失已成的功绩。

    梁,吾仇也。

    此三者,吾遗恨也。

    燕王吾所立。

    (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

    自然之理也。

    这四句都是判断句。文言里的判断句,不用判断词,却有好几种类型。上边的四句共有三种类型。①②是一类,主语后边语气上有停顿,谓语后边用语气词“也”表判断。③又是一类,谓语紧承主语,没用语气词“也”。④又是一类,主语省略,只有谓语。这种省略主语的判断句,一定是紧承上文的议论或叙述而来的,它的主语,从内容上说,就是上文所论述的道理或叙述的事物,所以可承前省略。如果要补充,可加代词“此”。译成现代汉语时,一般要补充代词“这”,“自然之理也”,应译成“这是当然的道理”。

    判断句的主语后边,有时用“者”表提顿,和谓语后边的“也”构成“……者……也”的格式。如:“陈胜者,阳城人也。”要注意分辨的是,上边的例②并不属于这种格式,因为这句中的“者”是同数词“三”结合成“者”字短语充当主语,和放在主语后边表提顿的“者”用法并不相同。

    为天下笑。

    智勇多困于所溺。

    这两句都是被动句。文言里的被动句有好些格式,这两句代表了两种。句①用介词“为”(wéi)引进行为的主动者,置于动词之前。“为”可译为“被”。注意:“为”用作介词时一般读wèi,但表被动时读wéi。句②用介词“于”引进行为的主动者,置于动词之后。“于”也译为“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