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国培传善, 教研教改

有温暖就有幸福——与“国培计划”湖南师大高中骨干教师语文班的老师们交流随记

          新疆、甘肃、重庆、湖北、海南、湖南六省高中语文一线骨干帅哥靓女畅谈一室之内,微笑、笑说、说动、动做,恒温在26,宜人处处,学生站立台前倍感温暖。

          想象、研究、培养、更换、运用、巧化一创深悟言赏十度血性陶女妙如快语九天之外,胡扯、扯谈、谈聊、聊天,天真似二八,显拙常常,先生端坐位上屡送春风。

           感谢远方朋友们的厚爱,感谢同行们的抬爱!

           

     

           感谢湖南师范大学一直以来的栽培!

4 thoughts on “有温暖就有幸福——与“国培计划”湖南师大高中骨干教师语文班的老师们交流随记
  • 杨之藏说道:

    可惜我没有教语文。

  • nary_yang说道:

    陶老师,我们是真的被你给吸引了。不想用“您”,实在是因为你给我们的感觉就是“在人间”,虽有满腔的学识,但是你是在我们中间交流,说出了我们的心声,能从根本上纾解我们的压力。
    作为常德老乡,我实在是骄傲。

  • 怀化三中 曾嵘说道:

    困惑· 学习· 收获

    国培计划(2011)中小学骨干教师湖南师范大学高中语文班学习心得

    怀化三中 曾嵘

    刚从山东昌乐二中学习回来,比较欣赏他们的教学模式,因为它能让后进生学习了,但这样的课堂很束缚手脚,它到底又能走多远?带着几许困惑,带着几分期许,走进了2011年的国培,也有幸进行了教学观摩实践。为期15天的学习,非常辛苦,但收获也颇多。

    收获一:学习别人,但不丢掉自己。

    学习山东昌乐二中推广的教学模式,我们学校目前也正如火如荼地开展三环节五步骤的教学模式。不可否认,这种教学模式有它的合理性,但课改重在一个改字,重在创新。语文课堂模式化了何来的改?如何体现课改的“创新”二字?且满堂讲不等于满堂灌,把80%的时间给学生,并不等于每节课都把80%的时间给学生。

    无论是这次培训的首席专家还是教育学博士周敏,他们都说:“凡是模式的东西都要打个问号。”为什么?因为模式本身就束缚人的发展,不利于学生对文本形成个性化解读与多元化解读。课堂模式化了,老师没有个性化的展示,缺少创新的舞台,学生又何来创新?这与《课程标准》中提出的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是相违背的。师大附中大师级特级教师欧阳昱北也表明他反对模式,讲究生成性教学,人性的东西由老师讲。这就告诉我们,在课改中,“右手拿来,左手把握住我们的根”。

    收获二:简简单单、扎扎实实、真真切切教语文。

    这三句朴实的话概括了他——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特级教师刘伟老师几十年来的常态教学。很佩服他的这种心境。简简单单,借用于漪老师所说的话很恰当,“文本内容还未掌握,就延伸,就拓展,远离文本过度发挥。语文课就会打水漂,就会浮泛,语文的个性淡化了,乃至难以找到痕迹”。扎扎实实即教学有中心、有收获、有法度(哪个最有效就选作切入点)。真真切切讲的是心思在教学上,提倡要感动学生,首先要燃烧自己。

    新课改中,很多语文教师的教学方法矫枉过正:(1)重情感、态度,轻语言的品味;(2)误解“合作”“交流”,轻视自主学习;(3)课堂预设问题太多,文本阅读不够;(4)喧宾夺主,多媒体使用过滥等。这些都是忘了语文本真的教学。因此,刘老师的话警示我们什么是语文教学的根,怎样的课才是一节语文课。

    收获三:语文课要体现教师的个性与创新。

    个性与创新是这次课改培训的中心词。

    刘伟老师除了概括他的常规教学之外,还讲到了对文本的多元化解读。我觉得,文学文本自作家发表后就成为独立于作家之外的客观存在,阅读鉴赏实际上是读者作为鉴赏主体向文本客体挺进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说,所谓创新解读,并不是简单否定从前的或他人的解读,而是要告诉学生,文本解读应该是多元的,我们不必拘泥于他人的解读。真正的文学阅读,其实质是我们个体的生命体验与文本叙说的相逢,是我们内心敏感柔软的部位被一种呢喃言语触动。

    刘伟老师关于文本的多元化解读使我们对语文创新教学有了更明晰的思路:教师在课堂中要鼓励学生质疑,敢于坚持自己的独到见解,但又不是固执己见;敢于说他人没有说到的话,但又不是目空一切;敢于对书本中的定论提出挑战,但又不是无知妄说;敢于对课堂上老师不合时宜的解说说“不”,但又不是蔑视师长;敢于坚持独立思考和独立探索的良好习惯,但又不是离群索居,远离集体。

    要做到这两点,老师要做的事情很多:以文化作基础,以思想来催促,系统阅读语文教育研究的各类著作,要研读教材,要积累资料,要引导学生以阅读驱动写作,以写作驱动阅读等等。

    收获四:留一份诗意给语文,以文学魅力培育诗意课堂。

    湖南教育报刊社数字出版中心主任、《湖南教育》编辑部编审黄耀红博士给我们做的讲座是《文学教育与诗意人生》,黄博士说,诗意是一种存在状态,一种精神生活方式;是我们感知与把握世界的方式;是教师人生的审美方式;是语文教师的文学情怀。他认为,人应该诗意地栖居于大地上,作为语文教师,更要留一份诗意给语文。要以文学的方式实现诗意生存,以文学的魅力培育诗意课堂,以文学滋养奠基诗意情怀,以文学心性成就诗意人生。

    黄博士以诗意课堂的理念作指导,用睿智的思想、信手拈来的鲜活实例,用俏皮形象的比喻、人文的情怀,用深厚的学养、激情即兴的演讲,给我多添了一份我对那些文学日子的回忆,也给我们点亮了一盏明灯,指引着我们走向一扇通往教育新境界的大门——只要着眼于诗意而非着手于功利,注重生活而非注意生存,我们就会成为一名教学的“家”而非“匠”。

    收获五:增加学养,勤于教研,才能达到“玩”语文的境界。

    语文课有三味:语文味、书卷味、人文味。人与课有四境界:人在课外、人在课内、人如其课、人即是课。如何能保持语文的这三味?如何能达到最高境界?如何能做到湖南师大文学院博士、2011国培首席专家张良田教授在10分钟备课的情况下,却上了一堂令几百个老师都赞赏的语文课?(《在庆祝北京大学成立一百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如何能做到师大附中特级教师欧阳昱北“玩”语文的境界?如何能做到同升湖实验学校教师陶妙如老师那样的温暖的教育,那样妙语如珠?八个字:增加学养,勤于教研。

    收获六:学校不仅要重视青年教师的培养,更应重视中年教师的培养。

    为何现在教师职业倦怠很严重?海南师范大学阳利平博士指出,从教8——15年的骨干教师越过职业成长期之后会进入职业高原期。进入高原期有以下标志:(1)很难感觉到像前一个时期那样迅速成长,相反,他发现自己很多事情都是在重复;(2)能保持中等状态的教学效果,但即使努力,也没有明显的提高,不过一般情况下也坏不到哪里去;(3)工作内容和范围长期没有变化,自己也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可做,偶尔有一些新的尝试,也看不见什么效果;(4)教师发现,自己从同伴那里不能再学到更多的东西,觉得同伴懂的自己也基本都懂;(5)工作热情明显下降,但能维持着基本的工作状态,一部分教师感到工作疲惫;(6)开始关心教学理论,但没有哪一种理论完全说服自己,觉得这些理论都与自己切身使我感受不一致。

    但走过职业高原期,教师就会进入职业转变期、职业成熟期,自己也由骨干型教师成长为专家型教师。职业转变期的教师从教年龄为15——20年,职业成熟期的教师从教年龄为18——25年,这两个时期的教师年龄为35——55岁。

    在我们学校,高原期的教师很多,如果这批经验型教师能依靠外部支持(主要是专家指导),受外力的强力推动,靠“用理论”来反思自己的经验,改变看问题的立场方法,那么,他们都会成为专家型教师。所以,我觉得,学校要名师立校,不仅要重视青年教师的培养,更应重视中年教师的培养,使我们学校出现多个特级教师、多个名师,成为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师资力量雄厚的学校(师大附中有35名特级教师)。

    2011.10.2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