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国培传善

《教育家》杂志专访随记

                之前,湖南一位杂志的主编要为我做一个专访,其实他是想抬举抬举我,我思考再三还是没有答应,因为,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子,不堪承受之重!

        不久,收到几条短信,说陶行知研究会副会长姚文忠先生很是看重,要他顾问的一个杂志做个专访,且说值得一访。

        过后,接到号码显示四川成都的一悦耳动听的声音说,他们已经订好来长沙的火车票,希望能抽点时间聊一聊。

        我回答说:我课比较多,我们这里是6天半课(全寄宿制),如果能够抽出来也只有星期二下午教研活动时间。不过我特别强调了一句,如果是专访,你们最好别过来,到时空手而归,那不划算的,除非你们只是来玩一玩。

      星期一晚上,向孙校长、何副校长汇报了此事。

       10月25日,星期二,中午,学校办公室李主任订餐招待了远方的客人。他们做了介绍,他们是《教育家》杂志社的。

    

           右坐为 《教育家》杂志副主编 吴梅女士 右站立李先生,两座中间为张蕊。

         我和他们说,你们应该去访真正的大家、专家,或者校长、书记——

          况且,如果有商业意味,我起不了什么作用的——我虽然不缺钱,那是因为我不大用钱。

            他们说,他们只是想做点实事,报道报道一线的在认真耕耘的普通老师,能给更多一线教师一点启示,就达到目的了。

        我说,名人、专家们大多不是凡人了,你们想写写凡人,就找我这样土得冒渣的人刺激刺激大家?如果你们真认为我优秀的话,那是因为我一直生活在一个个优秀的团队里,我周围的人比我优秀多了。你们先与我们的领导聊聊。

        孙校长因为接待其他,不在学校。

         中午,汤副校长接待聊了一会儿,并安排在贵宾室交流。

         他们说先走一走,到了何副校长办公室,何校长热情的接待了他们,他们聊了些什么,我不知道,只是看他们到我办公室时说,这里真的是很有精彩。

        之后的时间,他们问,我就胡聊,我说胡聊是真的,凡接触过我的人都知道的。

         晚餐,语文组做东,接待了三位客人,高中语文组16位作陪(还有几位因事请假),彼此介绍后,邓伟组长、明之老师、火银帅哥、文康、贺偃军等喝酒的车轮敬酒。热情好客湖南本色还是蛮明显的。

       下午聊完,吴梅女士提出了新要求,说要进课堂听几节课,我说只要你们自己不嫌累,那倒没什么。

       26日,他们三位又从南站到了学校,与在走廊里的观看学生做操的熊利生老师聊了一会儿。接着听了我两个班(一个实验班,一个普通班)的同一内容的课。

            

          高一(6)班,在学生认为赤壁赋这一课应该围绕一个什么主题来组织教学时,在高铭飞、彭冠卿上台之后,向胤豪书写时照片,后卿湛提出了“变与不变”。

                  高一(3)班,学生朗读时,宇航愉悦的情态。

        午餐,在我家里。见我家有写字的工具,便问能写几个字送给《教育家》杂志啵。我说送一句话很简单,送几个字,那就难了,我的字就更难登大堂了。小张蕊在旁笑说,我们这么远来,总还要给点其它的礼物吧!我也就笑说,那就送献丑吧。于是,提笔写了三个字:德为先。

      

       吴梅女士说下午还希望能提供些资料,到办公室又聊了一下午。

        他们走之前,我电话请示了办公室主任,告知他们在此拍了一些照片,要不要到校办检查一下。李主任说,不用,摆在外面的谁来了要拍也拍了,没事。

        18点他们返回——

          感谢姚文忠先生的垂爱!

         感谢《教育家》杂志的抬举!

         感谢吴梅女士、李先生、张蕊的深入基础,感受一线,做一线需要的读物的那份真心!

         衷心希望《教育家》办成凡人教育需要的杂志,更能成为让无数凡人成为教育家的摇篮!

        

          附: 在记录这一段话的时间里,湖南省课程资源建设专家群里发来一条消息,我也附在这里,可能传递一些心意:

         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一位名叫克雷斯的年轻人因为汽车“抛锚”被困在郊外。正当他万分焦急的时候,有一位骑马的男子正巧经过这里。见此情景,这位男子二话没说便用马帮助克雷斯把汽车拉到了小镇上。

         事后,当感激不尽的克雷斯拿出不菲的美钞对他表示酬谢时,这位男子说:“这不需要回报,但我要你给我一个承诺,当别人有困难的时候,你也要尽力帮助他人。”于是,在后来的日子里,克雷斯主动帮助了许许多多的人,并且每次都没有忘记转述那句同样的话给所有被他帮助的人。

         许多年后的一天,克雷斯被突然暴发的洪水困在了一个孤岛上,一位勇敢的少年冒着被洪水吞噬的危险救了他。当他感谢少年的时候,少年竟然也说出了那句克雷斯曾说过无数次的话:“这不需要回报,但我要你给我一个承诺……”

       克雷斯的胸中顿时涌起了一股暖暖的激流:“原来,我穿起的这根关于爱的链条,周转了无数的人,最后经过少年还给了我,我一生做的这些好事,全都是为我自己做的!”

 

One thought on “《教育家》杂志专访随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