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孩子心声

顾左交流专栏

2011.10.22

        解剖刀终于递到了我眼前

       我的名字在耳边响起的时候,我就战栗起来

       一整片融化的冰川断裂开来,我成了一块浮冰,我变的突兀,被孤立了起来

      无论之前我说什么做什么写什么,终会有几个人欣赏,已足够了

      而突然在极夜的上空喷发出的光和热,化掉了整个冰山

 

      倘若一只鱼缸里,一只鱼与众不同,难怕是再过人的本事

      永远都不会逃脱被其它个体攻击的命运

      最终,那只与众不同的鱼跃出水面,在地板上被风干

      整个鱼缸又恢复了和谐

 

      纵然风流,纵然绮丽,终会在妄言与偏见中死去

                                                   (yinghao )

 

顾左(yinghao) 十月 26, 2011 • 9:28 上午

2011.10.24
起初我是顿觉莫名其妙的。

“不用管他们是怎么评你的。”

当我翻开作文本,列读上面的评语。

“看到那些善意提醒我节约的句子。”

我是绝不会写出上面这句话的,但也不会生气。

读罢我便笑了。

如若能成为笑料,便也让它提升了价值。

毕竟子期难觅,伯乐难寻,哪怕取笑于看客,便也是升华。

我自己当然是不会在乎的,我从来没有认为那篇作文多么优越多么强大,多么神圣不可侵犯。

能生于凡世,便是凡人,若受不了凡尘,便一文不值。

即使反对的笙鸣凑到耳畔,我也不会因此变迁而失去从骨子里涌出的渴望。

如若能成为笑料,便是它的福分。

我从笔下分娩它出来,那么无论褒贬,坦然就好。

  • 我妈妈打电话说,他将去深圳,乘的是高铁。

    一种莫名的情绪涌动出来。

    我说:“高铁不安全,最好少坐。”

    她沉默了片刻,说:“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是不会死的。”

    她还没有见到我成才,没有培养我成功,是不会死的。

    ……

    志摩对林徽因说:“你放心,很稳当的,我还要留着生命看更伟大的事迹呢。”

    ……

    每个母亲都是志摩,分明知道许多事物无法改变,许多愿景很容易破碎。

    却总不遗余力地付出爱来,捧出一抹温暖。

    她们是四月的阳光。

    是从运命中脱身而出,幻化成霓的志摩。

  • 10 thoughts on “顾左交流专栏
    • 顾左(yinhao)说道:

      2011.10.27
      暴力,仇恨,伤害又上演了。

      主角是我的亲友,他陷于无尽涡旋的中央。

      从人类文明诞生开始,野蛮的行为就如梦魇缠绕着所有人。

      即使在时间湍流中洗涤了五千年,它仍是挥之不去。

      人类挥霍着优越的感情,把恨意实体化,以暴力的形式捅到对方胸膛中。

      只要能给最深的伤害,匕首磨得多锐都可以。

      就在教学区的入口处。

      几个同学对他拳打脚踢,把怨恨磨得如同钢针,一下一下扎进身体。

      这就是作为生物圈最高级的我们,所拥有的最低级的感情。

    • 顾左(yinhao)说道:

      2011.11.3
      右眼球自内而外地散发着疼痛。

      “顾左,看看你的左边,你看还剩下什么。”王艺霖如是说。

      那种质问回荡在脑中,伴着渐渐碎裂的愿景。

      我站在原地,心不在焉故作淡然地打开咖啡杯。

      雾气附着在镜片上,模糊了一切。

      怅然若失。

      我追求着纯粹,我不要复杂,即使远行,我也不要累重的行李。

      我恋旧,我不愿变化太快,我没有那么热血。

      所以,对利益不敏感的我怕是要抽离吧。

      离开那艘将要触上没有灯塔的岛屿的巨大游轮。

      离开……离开……

      “顾左…顾左…”

    • 顾左(yinhao)说道:

      2011.11.6 时代
      世间是充满矛盾的,我们在里面怯懦地做出各种决定,一面看着决定正确的人成名在外,一面看着决策失误的人被分裂被抛弃的惨状。

      渴望成为前者,便又害怕成为后者。

      桥的那头是宝藏或深渊,所以总有人停在这头。

      随遇而安抑或固步自封。

      我是停在桥头的人,我本是厌恶的,可这是从血液中传递下来的源码,骨子里与世无争。

      如果出生于任何一个区别于21世纪的朝代,这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吧。

      即使我在桥头,只要能快乐就行,这便是人生一遭的最终目标不是么。

      可是这个时代给不了。

      给不了你站在桥头的自由。

      给不了你随心的快乐。

      你必须做那些即使你认为无必要的事,与无关的人纷争。

      这是最坏的时代,也许正也是最好的时代。

      “适应它,然后努力让自己快乐与自由。”

      顾左对顾左说。

    • 顾左(yinhao)说道:

      http://www.miaoru.com/?p=6082 高铭飞

      友情专栏,特别链接。

      请等待,他的文采将到来。

    • 顾左说道:

      游戏之趣
      游戏,是人类初生就融在骨子里难以抹掉的天性。人类成长的过程就是学会何时玩游戏,玩什么,如何玩的过程。我们乐此不疲地游戏着,体会着其中的乐趣。
      自打我们呱呱坠地,我们的双手就不断地认知着周围的状物。视觉的需求对于我们远远不足,于是就有了启蒙玩具。这怕是我们最初的游戏了,从积木到拼图,公仔到乐高系列的组合玩具。我们用它们堆积成了现在看来也许并不美的“作品”,满足与它们超过当时料想的乐趣。
      后来我们在积木堆里渐渐长大,也不甘于在屋子里与玩具们对话。我们开始渴望友谊,渴望自由的奔跑与跳跃,我们挣脱了原本甜蜜的桎梏,抖动片翼飞向玻璃窗外的世界。
      (时间问题 待续)

    • 顾左说道:

      游戏之趣
      游戏,是人类初生就融在骨血里难以抹掉的天性。人类成长的过程就是学会何时游戏,游戏什么,如何游戏的过程。我们乐此不疲地游戏着,体会着其中的乐趣。
      自打我们呱呱坠地,我们的双手就不断的认知着周遭的事物。视觉的需求对于我们远远不足,于是就有了启蒙玩具。这怕是我们最初的游戏了,从积木到拼图,公仔到乐高系列组合玩具。我们用它们堆积成了现在看来也许不美的作品,然后满足于它们的那些超过当时料想的乐趣。
      后来我们在积木堆里渐渐长大,也不甘于独自在屋子里与玩具们对话。我们开始渴望友谊,渴望自由地奔跑与跳跃,我们挣脱了原本甜蜜的桎梏,抖动片翼飞向玻璃窗外的世界。记得当时流行的游戏有“站堡”“捉迷藏”“写大字”“弹珠”等。到现在我还记得在“站堡”的时候,为了不被来找我们的人发现,拼尽全力往集点冲,心脏鼓动着几乎要从狭窄的胸腔中跳出来,风呼呼地从脸颊耳畔奔流而过。穿过冗长的的距离,脚下确切地踩在集点的一瞬间,气都不敢多喘,先喊一句“站堡!”,方才大口吸气,浑身瘫软失力。还有“捉迷藏”,几个人挤在阴暗逼仄的角落,不管身旁有没有老鼠一类的东西,压抑着呼吸,面对面看到其他人在黑暗中微微发亮的双眼,惴惴不安的心在低气压的覆盖下来的紧张感渐渐也得到了安定。那几年,游戏带给我们的感动仍在胸口涌动。我们单单纯纯的满足于它们的充满感动得乐趣。
      在成长之后,电子游戏就出现了。那些在阳光下奔走嬉戏的日子又被关进了甜蜜的牢笼。我们以屏幕为眼,鼠标键盘为手足,通过一根细长的网线与世界的脉搏直接连在了一起。我们放下了沙包,拿起了精巧锋利的刀剑或威力十足的枪械,对互不认识的对方兵戎相向。在这个鸿大架构的虚幻世界里,隐藏了自己原本的面貌,肆无忌惮地挥霍无尽的生命去完成现实中不能尝试的罪行。我们顶着面具在鲜血面前麻木,在游戏里成为了英雄成为了王者,才发现面具怎么摘也摘不下来了,我们失去了当初的那种感动,我们迷失了。
      成长,游戏随它越来越纷繁复杂,高深莫测,我们也许会因为它而成熟,也会因为它把游戏更加升级,再加重砝码。我们之后也许会玩金钱,玩权术,玩心计,玩法律所不容之事。
      我们用最初的感动与纯洁跟它换回了冷漠与短暂的,吗啡似的快乐,任凭灵魂被那些危险的游戏一寸寸收割。
      学会玩好这场妙趣横生却危机四伏的人生游戏,我们要学的还有太多。否则,在涌动的暗流中,我们只会带着玩的本能,娱乐至死。

    • 顾左说道:

      记得当时流行的游戏有“站堡”“捉迷藏”“写大字”“弹珠”等。到现在我还记得在“站堡”的时候,为了不被来找我们的人发现,拼尽全力往集点冲,心脏鼓动着几乎要从狭窄的胸腔中跳出来,风呼呼地从脸颊耳畔奔流而过。穿过冗长的的距离,脚下确切地踩在集点的一瞬间,气都不敢多喘,先喊一句“站堡!”,方才大口吸气,浑身瘫软失力。还有“捉迷藏”,几个人挤在阴暗逼仄的角落,不管身旁有没有老鼠一类的东西,压抑着呼吸,面对面看到其他人在黑暗中微微发亮的双眼,惴惴不安的心在低气压的覆盖下来的紧张感渐渐也得到了安定。那几年,游戏带给我们的感动仍在胸口涌动。我们单单纯纯的满足于它们的充满感动得乐趣。
      在成长之后,电子游戏就出现了。那些在阳光下奔走嬉戏的日子又被关进了甜蜜的牢笼。我们以屏幕为眼,鼠标键盘为手足,通过一根细长的网线与世界的脉搏直接连在了一起。我们放下了沙包,拿起了精巧锋利的刀剑或威力十足的枪械,对互不认识的对方兵戎相向。在这个鸿大架构的虚幻世界里,隐藏了自己原本的面貌,肆无忌惮地挥霍无尽的生命去完成现实中不能尝试的罪行。我们顶着面具在鲜血面前麻木,在游戏里成为了英雄成为了王者,才发现面具怎么摘也摘不下来了,我们失去了当初的那种感动,我们迷失了。
      成长,游戏随它越来越纷繁复杂,高深莫测,我们也许会因为它而成熟,也会因为它把游戏更加升级,再加重砝码。我们之后也许会玩金钱,玩权术,玩心计,玩法律所不容之事。
      我们用最初的感动与纯洁跟它换回了冷漠与短暂的,吗啡似的快乐,任凭灵魂被那些危险的游戏一寸寸收割。
      学会玩好这场妙趣横生却危机四伏的人生游戏,我们要学的还有太多。否则,在涌动的暗流中,我们只会带着玩的本能,娱乐至死。

    • 顾左说道:

      论自主课堂
      学生自主课堂早已不是什么新颖的教学形式,上学期,我们就初试过,它一直都浮潜与中国教育的汪洋大海中,总有人时不时捧起一掬,却始终没能如期望中地翻起什么狂澜来。而谈到它的那些魅力,让我们沏壶淡茶,与你慢慢道来。
      它的出现早不是一朝一夕,所以人们对它的评价也不再是只言片语。老师和学生们大都持着赞同的态度,这也是不断有人愿意去尝试的原因。也不乏有部分家长提出了质疑的声音,“学生自己上课,那还要老师干什么?学生上课,质量能保证么?”这怕就是自主课堂难以推广的原由吧。
      无论有多少夸赞多少批判,自主课堂的本质都不以其转移。它有一颗高效的内核——“化被动为主动”。
      对于广大的学生群体来说,现在的学习状态是很不科学的。常常听师长们说,“你不是为了别人而学,是为了自己。”可是又有几个人能把它放在心里好好铭记?可以看到现在的课堂陷入了被动接受知识的怪圈,学生苦不堪言,教学效果也持续走低。这充分证明课堂教学形式急需革新。
      自主课堂很是讨巧地抓住了这一弊病的弱点。它打破了传统教学生硬的桎梏,动摇了讲台上不需要的所谓权威。通过学生授课带动了学生的积极性,提升了课堂的趣味。“师生”之间相仿的年龄,几乎为零的代沟,符合青少年思想的对话,无一不抓住可学生们的胃口。更重要的是,通过互相授课的过程,产生自身的反思与双方的对比,大大提高了学生们的自我反省能力和好学的态度。
      而对于授课者来说,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次人生的历练。常会有同学在学校大型活动中怯场,这也是许多班主任所苦恼的,“学生心理素质差。”成了一众老师的心声。也有些学生对于“填鸭式教育”颇有成见,甚至因为一时的不愉快对某一门学科进行放弃,导致偏科的现象。
      通过由被动听课到主动授课的改变,加强了学生对自己所接手的课堂的责任感,从而促使他们主动地去探索,去求知,发挥团队力量与动手能力,增强凝聚力。而这样也赋予了他们全新的更加严苛的要求,他们对课本的理解不再是浅尝辄止,他们会更加努力地去拓展延伸,并转化为自己的东西分享给大家,这便是课堂中未经发掘的无限潜能。从“填鸭式”的粗暴灌输到“海绵式”的迫切求知,不正是理想中的境界吗。
      再有下至上地推动,便也对字眼笼统的“中式教育”产生了影响。全社会都在批判应试教育,溢美地夸赞外国的素质教育。这是学生的无奈老师的无奈,与其用艳羡的眼光去看世界的“高素质”,不如着手去改变传统的教学形式,让中国教育从骂名中脱身而出,成为世界教育界的风向标。国人可以骄傲地说,“中国教育美起来了”。
      从被动到主动,是自主课堂最关键的收获。当然,老师们的作用不再是做一些简单的事情了,而是要思考如何能引导鼓励我们学生往更高、更深处发展了。

    • 评论说道:

      若果你的文字所要阐述的理谬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那么还处于一种淳淳教导的姿态是否太过无趣与愚蠢?
      如若你真是那一条被风干的鱼,为何还会有这条“鱼”为我所见?
      那真的是妄言与偏见吗?

    • 回复(顾左)说道:

      如果我的文字所要阐述的道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那么还必要写这篇“无趣与愚蠢”的文章么?我只用感叹一句:“What a wonderful world!”即可,倘若“知道了”就等于“明了了”等于“接受了”等于“用生命来维护来遵守了”,这个世界就不需要约束,不需要批判。可是可能么。

      我把它写在日记里,也许有“淳淳教导的姿态”,但至少教导的是我自己。这条“鱼”我自己养着,不会去淳淳教导别人,即使对方有着所谓的“淳淳教导的姿态”。所以,把“鱼”收好,天下太平。

      至于妄言和偏见,“妄言”我这段世界没遇到它,“偏见”我倒是看见了。

      OK,回复到这。不好意思,放假才看到这篇评论,你懂得,学习很忙,接“鱼”接晚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