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国培传善

大众•大家•大成——感谢您如此温和的鼓励!

          打开网站看到留言,读完,心生感激,感激如此温和的鼓励!现转录至此,当我前进的标尺!

      隆回二中某某 二月 27, 2012 • 11:32 上午     

                                         大众•大家•大成

                                           ——陶妙如报告会随感

         一般而言,我说的是一般,当大众去听某个“大家”或名人的报告或讲座时,我们多半仰视,仰视“大家”大名前那一串耀眼的头衔,因为几乎没有哪个“大家”名字前是不带有很多的形容词的,因为没有头衔很难成专家,因为没有光环也就不足以吸引起大众的眼球。我们也多半俯视,我们努力站在一个高度,以评判者的眼光留意他或她言谈举止有无毛病或缺点:如果近乎完美,则感慨系之——专家就是专家,真不错;如果有不足,大众就开始不屑——嘿,专家也不过是如此——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这是我不成熟的观点。说不成熟,一则是谦虚;二则是事实!
          但,陶老师,还有她的报告是不在其中的。
          我开始找陶老师的茬:陶老师讲话并不是特别流畅,到激动处,有些说话甚至还含混不清,并带有浓厚的地方口音,并且她还是一位资深的很有名气的“语文”老师。
          我把这个作为找茬的突破口是有理由的,因为我一直为此事自责,因为我也普通话差,去广东应聘时别人老说我有“湖北口音”,普通话差本身不要紧,要紧的是我不但普通话差,而且居然还是老师,是老师不要紧,居然还是语文老师。所以陶老师报告一开始,我感觉找到了平衡,找到了知音,我很兴奋,我甚至居然还想“厚颜无耻”得心安理得!
         心安理得和欣喜若狂还不止这般,比方说,我一直认为比我还“五音不全”的人这个世上应该没有了,但有次在我老婆他们的初中同学聚会上,居然真的也有一位啥歌也不会唱的我老婆的同学的老公,这个消息让我异常兴奋,那次我扑过去和他拥抱,我说“知己啊”,然后就激动的说不出话了……
          言归正传,现在我要说,如果陶老师没有这些缺点,或许她就不是陶老师了;陶老师的这些缺点,刚好告诉我们陶老师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位普普通通的教师:正因为陶老师有这么一些所谓的缺点,才让我们感觉陶老师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有亲和力,有亲切感,她的报告就像在和我们拉家常,她聊二中,聊二中的领导和老师,聊二中的风土人情,聊我们常常经历的生活实际。而且你还会发现:陶老师的讲座始终充满激情,语言生动,风趣幽默;通俗的解释与理论的严谨相映生辉、相得益彰。
        于是,就出现了有意思的现象,她并不标准的发音,和她的睿智、她的风趣幽默、她的旁征博引、她的才华、她的激情相比,是多么的黯然失色,越到后面你还会发现陶老师这么一些缺点已经不算什么了,不但不算什么了,而且你还会发现这根本不是缺点,反而是优点!——原来这就是陶氏幽默和机智!
         这就是陶老师,一位很有温情的老师。
         于是,从陶老师的报告中,我提炼出自己的一个观点,并向学生阐明:如果某位“大家”的能力和才华非常出色,出色到把其他人都比下去了,不但把其他人比下去了,而且把其他人比得大为难堪和狼狈,或者说下不来台,那他或她就还称不上真正的大家!真正的“大家”应该是他或她在某一领域或专业有自己独到的优势,并能让大众爆发出向上、向前的激情和力量的人。“大家”不能让大众望尘莫及、望洋兴叹,“大家”不能让大众自惭形秽、自愧不如,“大家”应该是既能体现自己的“绝活”,又能挖掘大众的“潜力”,“大家”带给大众的不能是嫉妒,而应该是敬佩和仰望,是能激发大众信念和斗志的人!
          陶老师是一位堪称“大家”的人物!她是一位能把“大众”和“大家”结合得比较好的人,她有“大家”的风范,也有大众的共性!
          想起了在2011年感动中国人物颁奖典礼上,著名主持人白岩松评价朱光亚先生时说的话:朱光亚先生就像我见过的所有做过大事的人一样,见到他的时候你都觉得他没做过什么大事。陶老师或许在很大程度上还不能和朱光亚先生相比,但你也会发现,陶老师所做的真的就是我们每天在做的。成大事者,他并不会向世人标榜他自己在做大事,他总是那么润物无声,潜移默化,无声无息。我想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想起了余秋雨的《苏东坡突围》,苏辙说的那句话:“东坡何罪?独以名太高。”苏东坡太出色、太响亮,能把四周的笔墨比得十分寒伧,能把同代的文人比得有点狼狈,引起一部分人酸溜溜的嫉恨,然后你一拳我一脚地糟践,于是舒坦来了,李定来了,王圭来了,李宜之来了,甚至连沈括也来了……苏东坡突然陷入巨大的文化抨击的包围圈中。可以说这个时候的苏东坡还谈不上真正的大家,但苏东坡在黄州能及时自省,经历了一次整体意义上的脱胎换骨和烈火重生之后,他,最后,到底,还是真正地成熟了,成就了一代“大家”!
         想起了陶老师的学生以鹏的一句话:一个优秀的人不会故意去将自己的优秀示意给每个人看,示弱与保存实力是一种艺术,需要艺术性的去把握,多则太多,少则太少,适度才是艺术。
         苏东坡的“示意优秀”让他伤痕累累,但他的“黄州之旅”让他醒悟并终成大家,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如果说陶老师有缺点,我更愿意说她是优秀之人在艺术性示弱!
          著名教育家魏书生说:一个人要成功,其实太容易了,就是坚持做好一件事!
         陶老师援引余秋雨的话说并改装说:我们要追求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颜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停止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气,一种不理会哄闹的温和,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放下了名利的淡泊,一种无须声张的却能影响人的厚实,一种并不陡峭的高度……
           陶老师还说:衷心祝愿隆回二中2012年高考考出历史新高!到时我重游!
           容易与不易,我想我们都已心领神会。
           大成与不成,我想我们都已不必言说。
           我想:陶老师啊,你的灵动、智慧、温情,美丽了这方朴实的土地,也唤醒了一片沙漠荒原,二中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
            教科室说:35岁以下的年轻老师要写一份心得。
            我想:就以此凑数吧。

 

          感谢您温和的鼓励,您的年轻,让我羡慕;您的才情,您的智慧催我不断加快学习!这样吧,让我们共同努力,为这个可爱的世界更加美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