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语文教学

品有我之境——人文心声专题(一)

 

人文心声专题

                

                                        品诗赏词悟人境

                   

                                                             ——人间词话—王国维—我们

                                                         草拟者:陶妙如

专题目标:略

课时计划:5课时

第1课时  品有我之境

第2课时  赏无我之境

第3课时  析境之层次(一)

第4课时  析境之层次(二)

第5课时  悟人生之境

 

 

 

                                                  第1课时    品有我之境

 
     一、自由朗读欧阳修的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读完说说你的感觉。
      1.读

                                 蝶恋花

                                   【宋】欧阳修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注释】 章台路:汉长安有章台街在章台下。后人以章台为歌妓聚居之所。

            2.

            (1)“庭院深深深几许”这句如何?请说说你的感觉。

             (2)请说说你对“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两句的理解。

             3.赏

         上阕一开端即描绘出思妇所处的典型环境,三个“深”字, 极见庭院之深邃了。通过刻画描写,一位幽闭深闺的贵族女子,因为薄幸之人一味追求狭邪之游的愁苦心情便跃然纸上了。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玉勒”一句用浓笔极写薄情郎的游冶之欢;“不见”二字,又以冷隽之笔描写女主人公的惆怅、悲哀,这是一个鲜明的对比。反衬深闺思妇的愁苦。下阕,“三月暮”点出时令,“雨横风狂”,描述气候特征。此时此景只有掩起门户独守空房,发出“ 无计留春住”的悲叹。结句“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是历来受人赞赏的名句。这两句以眼前之景写内心之情,寄深于浅,借景抒情,包含多层意蕴。这里的花被作者采用拟人化手法,赋予了人的感情。思妇以泪眼相看相问,花既不语,又纷纷飘飞秋千之外。是人有意而花无情呢,还是花、人同一,以花飞花落暗喻思妇的无所依托?真的只能意会了。这一结句,的确达到了既奇且胜的境地。

        二、朗读苏轼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天涯何处无芳草……”说说你的感觉。

                                            蝶恋花

                                                             【宋】 苏轼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1.

        2.

        3.

         此作题一作“春景”。上片写暮春自然风光,可谓之伤春,有“落花流水春去也”之感。从郊游少年的视角,由小到大,由近渐远地展开,极富层次感、色彩感和运动感。“天涯何处无芳草”,既是对暮春景色拓开一景,又点化游春少年的惆怅,引发下片境界。下片写自然背景中的人事,可说是“墙外行人”的单相思。一道短墙将少年与佳人隔开,佳人笑声牵动少年的芳心,也引起少年之烦恼。自然春意与人事春情相绾合,优美地表现出在流走跃动的春之气息中,惜春少年微妙的恋情之萌动及转瞬便迷失的怅惘。有声有色,情韵悠远,颇富婉媚绰约的风姿。是一篇天韵圆转的佳作。《词林纪事》卷五引《林下词谈》云:“子瞻在惠州,与朝云闲坐。时青女(指秋霜)初至,落木萧萧,凄然有悲秋之意。命朝云把大白,唱‘花褪残红’。朝云歌喉将啭,泪满衣襟。子瞻诘其故,答曰:‘奴所不能歌,是“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也。’子瞻翻然大笑曰:‘是吾正悲秋,而妆又伤春矣。’遂罢。朝云不久抱疾而亡。子瞻终身不复听此词。”

     三、赏析花絮
           秋千文化
         上古——汉宫——隋唐——宋
 

       四、读秦观《踏莎行 郴州旅舍》,你又有什么感觉呢?

                               踏莎行郴州旅舍

                                                           秦观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注】这首词题为“郴州旅舍”。大约作于绍圣四年(1097)春三月。前此,由于新旧党争,秦观出为杭州通判,又因御史刘拯告他增损神宗实录,贬监处州酒税。绍圣三年,再以写佛书被罪,贬徙郴州(今湖南郴州市)。

        1.读词、读注解

        2.读作者

         秦观(1049-1100)北宋词人,字少游,一字太虚,号邗沟居士,学者称淮海先生。扬州高邮(今属江苏)人。宋神宗元丰八年进士。曾任太学博士、秘书省正字、国史院编修官。生性豪爽,洒脱不拘,溢于文词,颇得苏轼赏识,为“苏门四学士”之一。其词大多描写男女情爱和抒发仕途失意的哀怨,文字工巧精细,音律谐美,情韵兼胜,历来词誉甚高。有的作品气格较弱。有《淮海集》40卷、《淮海词》(又名《淮海居士长短句》。

      3.赏词

          词人运用因情造景的手法,景为情而设,意味深长。开头三句,分别下了“失”、“迷”、“无”三个否定词,接连写出三种曾经存在过或人们的想象中存在过的事物的消失,表现了一个屡遭贬谪的失意者的怅惘之情和对前途的渺茫之感。

         而“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两句则开始正面实写词人羁旅郴州客馆不胜其悲的现实生活。一个“馆”字,已暗示羁旅之愁。说“孤馆”则进一步点明客舍的寂寞和客子的孤单。而这座“孤馆”又紧紧封闭于春寒之中,置身其间的词人其心情之凄苦就可想而知了。此时此刻,又传来杜鹃的阵阵悲鸣;那惨淡的夕阳正徐徐西下,这景象益发逗引起词人无穷的愁绪。杜鹃鸣声,是古典诗词中常用的表游子归思的意象。以少游一个羁旅之身,所居住的是寂寞孤馆,所感受的是料峭春寒,所听到的是杜鹃啼血,所见到的是日暮斜阳,此情此境,只能以“可堪”道之。

        “可堪”者,岂堪也,词人在重重凄厉的气围中,又怎能忍受得了呢?过片“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连用两则友人投寄书信的典故,极写思乡怀旧之情。“驿寄梅花”,见于《荆州记》记载:“鱼传尺素”,是用古乐府《饮马长城窟》诗意,意指书信往来。少游是贬谪之人,北归无望,亲友们的来书和馈赠,实际上并不能给他带来丝毫慰藉,而只能徒然增加他别恨离愁而已。

         因此,书信和馈赠越多,离恨也积得越多,无数“梅花”和“尺素”,仿佛堆砌成了“无重数”的恨。词人这种感受是很深切的,而这种感受又很难表现,故词人手法创新,只说“砌成此恨无重数”。有这一“砌”字,那一封封书信,一束束梅花,便仿佛成了一块块砖石,层层垒起,以至于达到“无重数”的极限。这种写法,不仅把抽象的微妙的感情形象化,而且也可使人想象词人心中的积恨也如砖石垒成,沉重坚实而又无法消解。

         如此深重难排的苦恨中,迸发出最后二句:“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从表面上看,这两句似乎是即景抒情,写词人纵目郴江,抒发远望怀乡之思。郴江出山后,向北流入耒水,又北经耒阳县,至衡阳而东流入潇水湘江。但实际上,一经词人点化,那山山水水都仿佛活了,具有了人的思想感情。这两句由于分别加入了“幸自”和“为谁”两个字,无情的山水似乎也能听懂人语,词人痴痴问询郴江:你本来生活自己的故土,和郴山欢聚一起,究竟为了谁而竟自离乡背井,“流下潇湘去”呢?

          王国维《人间词话》:少游词境,最为凄婉。至“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则变而凄厉矣。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写羁旅,哀怨欲绝。起写旅途景色,已有归路茫茫之感。末引“郴江”、“郴山”,以喻人之分别,无理已极,沉痛已极,宜东坡爱之不忍释也。

         王方俊《唐宋词赏析》:这首词层次极为分明。开头两句都以对句起,都是平叙;中间第三句一顿;末两句是中心所在。虽是小词,用的是慢词作法。

             蝶恋花、踏莎行词格(略)

        五、小结

       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

       有我之境,于由动之静时得之。

 
、读《人间词话》十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