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语文教学

赏无我之境——人文心声专题(二)

第2课时 赏无我之境
                 

草拟者:陶妙如

 
 一、读《饮酒》,说感悟。
 
《饮酒》
【东晋】(陶渊明)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悠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品读】

   本篇是《饮酒》二十首中的第五首。诗歌的主旨是展示诗人运用魏晋玄学 “得意忘象”之说领悟“真意”的思维过程,富于理趣。然而,它不是枯燥乏味的哲理演绎。诗中写了悠然自得的情,也写了幽美淡远的景,在情景交融的境界中含蓄着万物各得其所、委运任化的哲理;这哲理又被诗人提炼浓缩到 “心远地自偏”、“此中有真意”等警句,给读者以理性的启示,整首诗的韵调也更显得隽秀深长。

   晋宋人物,虽曰尚清高,然个个要官职,这边一面清谈, 那边一面招权纳货。陶渊明真个能不要,此所以高于晋宋人物。

——宋代朱熹

这首诗好就在感情真率,一切自然。开头说“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把自己的房子建筑在人世间,可是听不到车马的喧闹,为什么呢?他自问“问君何能尔”,他自答“心远地自偏”。

读“心远地自偏”一句,你有何联想呢?对于我们又有何教益呢?

心远则远!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采菊东篱下”一俯,“悠然见南山”一仰,在“采菊东篱下”这不经意之间抬起头来看南山,那秀丽的南山就是庐山,他家乡的庐山,一下就扑进了他的眼帘。所以这个“见”字用得非常好,苏东坡曾经说:如果把这个“见”南山改成“望”南山,则一片神气都索然矣。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就是说山里面自然的景观早晨和晚上都非常好,在傍晚时分飞鸟呼朋唤侣结伴而归。然后从这样一种非常自然的、非常率真的意境中,陶渊明感受到人生的某一种境地。但是这样一种非常微妙的境地,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所以“欲辨已忘言”了。

这首诗刻画了诗的不同流俗的精神风貌。他不像一般隐士那样标榜超尘出世,而是“结庐在人境”;他置身“人境”,却能做到“无车马喧”,不染世俗之事。原因何在?诗人意味深长地说:“心远地自偏”。心静,境自静。无求名求利之心,即使身居闹市,也宛如在山。这深刻的道理被诗人平淡地说出,亲切感人。诗歌巧妙地运用了象征手法。“鸟倦飞而知还”,那只在晚照中翩然归来的鸟和那个悠然见山的人,心神契合,仿佛都在这幽静的山林中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凸显的是诗人一种怎样的心情呢?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因为有了“心远地自偏”的精神境界,才会悠闲地在篱下采菊,抬头见山,是那样地怡然自得,那样地超凡脱俗!这两句以客观景物的描写衬托出诗人的闲适心情.

二、读《叙事留别》
 
《叙事留别》
元好问
 
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
怀归人自急,物志本闲暇。
  
【品读】

诗人以寒波白鸟的悠闲反衬人事之仓猝。“寒波”二句寄托了诗人的向往之情,他希望自己也化作寒波、白马,融入那画面中去。这意境中也有诗人自我的个性。

这首诗描绘的也是“无我之境”,“寒波澹澹”无心起伏;“白鸟悠悠”翩然而下。有我,寒波怎得“澹澹起”?有我,“白鸟”不会“悠悠”下。想作者看到这景色时,必然处身隐蔽的所在,否则,他如何看得到万物的“本然面目”!另一方面,也只有作者用静观的姿态来看待那些行色匆匆的“怀归人”,他才能欣赏到天地间那没有忧患的万物,都顺应着天然的秩序:哪怕下一刻就死,也是从从容容地伸一只手出来,做一个完美的告别姿式。

王国维曾在《人间词语》中借用此句作为一个无我的例子。即没有百分之百的忘我之境。因为忘我之境只能接近,而且时间短暂,就像人无完人一样。佛也罢,道也罢,没有谁能真正做到四大皆空、六根清净。每天在心里追求着“空”,念想着“空”,这本身就是不空的。所以,诗人都是站在“有我”的世界里追求着“无我”的境界,脚下真实的世界只能是暂时忘记,而不能真正脱离。

三、小结:

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

古人为词,写有我之境者为多,然未始不能写无我之境,此在豪杰之士能自树立耳。

无我之境,人惟于静中得之。有我之境,于由动之时得之,故一优美,一宏状也。

四:练习

浪淘沙

[南唐]李煜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品读】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金荃》《浣花》能有此气象耶?”王国维以为,李煜的词的气象,是温庭筠、韦庄的《金荃》和《浣花》里边找不到的。不但向前与同时代的人的作品进行比较,王国维还与同为亡国之君的宋徽宗作品进行比较,说“后主则俨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可见王国维不仅仅注意到作品表现出来的境界,而且深入到作品背后的作者作为社会的人的世界观与人生观的比较。王国维这样跨越时间与空间,深入到作者灵魂的深处进行全方位探究,实在是达到一种很认真的境界了。

“尼采说:‘在浩如烟的文学作品中,我爱那些用血写成的。’李煜的词,是真用血写成的。”在王国维看来,李煜的词达到的是无人可以达到的崇高境界;在李煜看来,那几首词原本算不得什么,那只不过是表达自己生活里程里的某些平平常常的生活感悟而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