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国培传善

栀子—— 高一(6)向胤豪

谨以此文献给

我的语文老师陶妙如以及和她一样具有栀子情怀的老师们

                                     

                         栀子
                         

                              高一(6)向胤豪

 

         夏孕育了栀子。她们开得剔透洁白,惹人怜爱。但这怜爱似乎也夹带了一小勺自私,诱得我兀自采摘。

         幸而栀子体内有形无形地蕴含了几寸傲骨,能单纯的在清水中不须根系的存活下来。我把那含苞待放的骨朵养在水中,期待着,她能开放,她能释放清香。
    

         栀子的香似乎是怎么也闻不腻的。我时常在路旁闻见一缕犹抱琵琶的隐香,而后身心愉悦。她的味儿不是桂花的那种浓烈,也绝非茉莉的文弱。那种第一刻打动你的江南织女的清新与沁人心脾的穿透力有机地缠绕在一起,便成就了她独到的风格。用指尖轻轻拂过它质地滑嫩的瓣儿,便有一抹淡香留存于上。倘若你凑近了去嗅便会发现,她与其他花的不同之处——往往凑进来嗅花,那种香气便浓的化不开,甚至有些刺鼻,而栀子不同,凑近来,依旧是淡雅香气。她全不靠那种足量的能充斥一大片的花粉去扩散去侵略,只是一抹,便雅香自来。
    

         栀子的蕊似乎是怎么也看不厌的。她的花型是一种淡然的朴素的花瓣叠加而成。没有玫瑰过度的热情,也不甘于平庸俗套地成为野花的她恰是好处地达到了一种脱俗,前卫的境界。她是花中的革命者,盛放在大众的接受能力之前。在别的花中规中矩开出圆滑瓣片的同时,她偏要在上头来上点皱折,显其心意与美感,在白色系花朵一味追随简单的时候,她偏要重重地卷上三层花瓣,显其不可名状的气质。
     

         大概有人说,栀子本来就具有了如此的香,却又不断前卫地展现美,难道不招人妒恨么?没错,事实是如此。但栀子定会一笑而过吧,凭着她那似乎是怎么也品不够的情。她与生俱来刚柔并济的风骨,似乎就是默示了她清风自来清心寡欲的生命。清水便可养活,清水便可成就,清水便可供起那朵是真似幻的蕊。既是如此,又有什么妄言足以伤害她呢?
        

         我很愚昧的想,若栀子化人,该会生出何种性情的儒者啊。
        

          闻不腻的韵味,看不厌的花样。以及她淡淡却品味不够的情。再像化学调试似的加上一勺反骨,加上一小杯前卫创新的眼光,便能形成这样一个模糊的人形吧。
       

          脑海中模糊的身影渐渐清晰呈现出了那簇盛放于讲台上的栀子——陶老师。
       

          我空空的心突然被一整朵的洁白栀子填满。
       

           栀子花开了,香味温柔地萦绕于身旁,我放下笔,心里的栀子倏地也盛放开来。

 

阅读后感受:

        孔子的教育思想,怎样得以传承?是他的学生在大力传播。如此,我说,是学生成就了老师。

        怎样的传播才能久远?是变化着却永存的文字。这样,我借用海明威一句“我们应该把想说的话写下来”。

        怎样的文字能禁受住时间的打磨人情的荡涤?我说,说真话,艺术地说话,说能说服人的话。

       读学生文章,不由心生敬畏,是学生在推拥着老师前进!!

       曾回答朋友一问,作《教坛问答》:

        问我何意醉讲坛,笑而不答心自宽。

       师生灵犀一点会,别有天堂在人间。

       孔子,是我们教育工作者追寻的高度,也是我的方向,不负学生,孜孜以求!!!

                                                                            2012年6月6日

                                                                                     陶妙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