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国培传善

母亲—-高一(6)王艺霖

                                                        母亲

                                                   高一(6)王艺霖

        我们家有三个小孩,与我长得像得双胞胎姐姐,比我小七岁的弟弟和我。别人常对母亲说;“你真有福气,你多幸福!”其实母亲的辛苦唯有自己知道。

         母亲二十六岁嫁给身有疾残的父亲,无数人议论纷纷,都认为这是件多么可笑多么荒唐的怪事情!如此美丽的姑娘。看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大大的明亮清澈而温柔的眼眸,小巧的仿佛能散发香气的红唇,白皙细嫩的皮肤,恐怕没有人会否认你是个美人胚子了。你吸引万千男人,他们的讨好,他们“无意间”地搭讪,都变得云淡风轻。你始终保你的矜持,从未丝毫的出格之举,从来都独立的生活。竟最终与父亲结为夫妻。结婚时,也依旧保持你清秀的素颜,只抹了淡淡的口红,并以水代酒,喝下了所有的祝福,同时也喝下了未来你所要经历的苦楚,与你细腰肢细胳膊需要撑起的责任。

         我常常歪着脑袋问你:“妈妈,你怎么会选择爸爸呢?”你就会停下手中得活儿答道:“他是能担当得人,他也是这世间最帅气最有男人味的人了。”脸上挂着轻轻的笑。事实证明母亲说得没有错,但也是你成就了父亲。

         小时候的许多晚上,我都静静的躺在小床上等待你和父亲的归来,你们开门的钥匙声一响起,我又赶紧闭上双眼装假已睡去。我害怕见到一个醉醺醺的爸爸,往往是你”碰”的一声把门撞开,用尽全身力气抗着父亲,父亲在胡言乱语的嘶吼。我偷偷的看到,黑暗中你晶莹得汗水反射出的光亮;我偷偷地看到,黑暗中你耗力过度颤抖得双脚;我偷偷地看到你呡住小嘴,憋足气,扭曲得脸庞。你小心翼翼得把父亲放倒在床,父亲又爬到床边大声呕吐。你奔到厕所拿来抹布和盆子,没有一点嫌弃,耐心的一点儿一点儿擦干净地板上的秽物。房间里充斥着酸溜溜得腐败的气息,小台灯橙色的光照映你布满血丝的双眼。等父亲稍稍好一点儿了,你再端水过来,帮他擦身子,一寸一细心得擦完。然后坐在床角帮父亲脱下袜子,起身,盖上厚实的棉被,四个角都压实,塞紧。洗干净一切衣物后,沉沉睡去。

         成功男人的背后,到底是有一位成功,而且勤劳的无限制付出的女人。

         前段时日,奶奶大年三十突然病倒,父亲事业上失利,一切仿佛都不如以前,巨大得压力向父亲袭来,可又有谁知道母亲承受了比父亲更大的负担?母亲除了默默支持,什么也做不了,这是最难挨的了。

        在奶奶的病房外面,我第一次看到父亲的眼泪。你与父亲站在一起,父亲红着眼眶,而你是沉默着的。你们十分抱歉的询问我能否一个人到长沙的家里生活一段时间,我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我点头,看到父亲的喉咙动了一下其实什么也不用说,我懂的。抬起头,第一次发现了你们得苍老,父亲的头发脱落得变得稀疏,而你的脸开始长斑,长可怕的皱纹,肤色也黯淡无光。

         奶奶,虽是爸爸的妈妈,可我知道你比爸爸更难过,你什么时候没有像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对待奶奶?

        你总说我与你很相像,不像姐姐一样有些大大咧咧。好似,我们才是双胞胎姐妹。母亲的情感,母亲想表达的,我一猜就中。这是多年磨合出的默契。我明白母亲的寂寞与孤单,我看到母亲眺望远方时心会隐隐作痛,这时,我是猜不出你的心的,让我无奈,你只是缺少一个聆听你的人,而我最是乐意充当那个倾听者的,故我们是如此的相像。

        你知道我的性格,就像我知道你一样。初中时,一位女生因为一些小事大骂我,我毫不反抗的接受,躲在厕所里哭泣。本是不想让你知道这种事情,不想,姐姐告诉了你。我在网上发表了“隐忍”两个字,而你回复了我六个字:“也是一种宽恕.”是的,我想你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便是能忍。这一招,我也彻底学会。你一直都是理性而坚强的,真正影响了我。

         母亲也不是圣人,也是有脾气不好的时候,常因为弟弟的捣蛋而暴躁,我便会在一旁看着你。你也需要发泄,而弟弟也必须有人管,偶尔也会想,我什么时候,也会变成像母亲你这样一样吗?

        我是母亲的孩子,可我一样会哄着母亲。母亲像孩子一样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同与赞美。

       你能做一手好菜,这是公认的事情。好像把家里人养得肥肥胖胖,是你的能耐,每次做许多花样的佳肴,总是吃不完。你次次吃饭都是最后一个上餐桌的。先盯着我们吃好长一段时间,在拿起碗筷,夹了许多菜到我们碗中。你喜欢吃鱼,但往往只吃鱼和尾,肚子腹部全留给小孩和男人,在盛一碗鲜汤品尝。你逼我们吃青菜水果,一直说一些在电视上看到的养生之道,还是;“吃鱼变聪明,吃瓜果蔬菜变漂亮。”每逢听到这句,心中都好暖和好暖和,空气中都是甜甜的气息,有芬芳的香气。向来会不厌其烦的反复不停的问我们;“好吃吗?今天这道菜炒得怎么样?”只有得到我们的肯定,母亲就会像小孩一样唠叨好久,像得到大红花一般兴奋。多么可爱。

        大多孩子长大后就将“妈妈”改为“妈”或“老妈”,而我不一样,还是“妈妈,妈妈”的称呼,这样的昵称可以显出我们的关系何等亲密,走在街上,母亲还是习惯牵着我的手,车来了,还是习惯拽我一下,将我挽到另一边。这里用文字写下“母亲”,是因为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如此之高,处于一个庄重的位子。

        母亲,我们两如此相像,你早已成为我,而我爱你胜过自己。母亲,我从未对你讲过肉麻的话,你也一样,倘若讲了倒不自在起来,但在此我一点要说;“妈妈,我是何等的爱你,爱你深入骨髓。”有些话,我要学会表达。

       母亲,如若你再觉寂寞,请找我聊聊;母亲,如若你开始难过,请与我诉说;母亲,如若你身心疲惫不堪,停下来,让我去做。

       母亲,我快乐你的快乐,我心疼你的伤心,我感激上苍,你是我的,母亲。

写作后记:

        其实,我觉得写下的文字能被别人欣赏,是一种运气,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同时,那个写文字的人也是幸运的。
        就像顾左,常会写一些出乎意料的东西,此次呈现的都新鲜,至少我目前不能够达到他的水平,同龄人中也现有几个能与他相提并论更别说超越。
        他的思想反应他的生活,他的文字同时又反映他的思想。他的文字一如既往的朦胧,一如既往的现实,一如既往的出奇的深刻。对于顾左,一直采取讽刺的态度,只希望他能产出更精彩的丰富的东西来证明自己。
       对一些人,打心底里的想要赞美,我也打心底里认为他们的优秀!
       当然,写文字的人,对于文字一向谨慎,不随随便便的对待。写文字、表达思想,是自己的事,这条路遥远而神秘。
      正因为这些,我们才可以快乐、刺激,但不足以疯狂,因为文字使人清醒,文字给人慰藉。

                                                  王艺霖

                                               2012年6月1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