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教研教改

温儒敏教授:如何看待高考作文?

   

一段时期以来,人们对高考作文议论纷纷,有人认为在应试的状况下,作文教学被束缚住了翅膀,还有人认为,高考作文的判分越来越不可琢磨,那么,究竟应该怎么看待高考作文,究竟如何搞好作文教学,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北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同时也是担任人民教育出版社新课标高中语文教材执行主编的温儒敏教授的看法,或许会给我们一些启发。

 教育周刊:   

近日,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教育部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社区教育中心、课堂内外杂志社主办的2006年全国中小学生新课堂创新作文大赛的颁奖大会上,您给在场的同学和老师作了《谈谈高考作文和阅读积累》的发言,其中,您谈到不要妖魔化高考作文。

 温儒敏:   

是的。一段时期以来因为大家都很反感所谓应试教育,各种传媒对高考特别是语文高考的批评很多,高考作文更是首当其冲,甚至可以说问题被夸大、被妖魔化了。据说南方某地有一位小作家的高考作文写得很有个性和艺术性,却没有得到高分,于是媒体上有些大作家就为此抱不平,并猛烈抨击高考作文评分的不可琢磨。不知道这篇作文阅卷的实际情况如何,照理,小作家的文章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估计是太过超越了考试的基本要求,反而不讨好。这只是个别事例,的确暴露了高考需要改进的某些问题,但也不必就下结论认为高考作文评分完全不可琢磨,甚至断然否定了语文高考的合理性。应该说,作文和平时个性化的写作(尤其是文学性写作)还是有所不同的平时我们可以更加放手自由地写作,让个性充分发挥,但高考作文就要认真考虑考试的特性,要符合一定的规范。高考是面对大多数人的,主要是考一般知识和能力,就作文而言,主要也就是考能否写有内容又通顺的文字,才情的发挥也必须在考试要求的框架内。

 教育周刊:   

但现在有一种意见认为,才情和个性是非常重要的,是应该在语文教学和高考作文中体现和提倡的东西。

 温儒敏:   

现在有些人主张以文学代替语文,是所谓文学主义,其实是夸大了文学的功能,那大都是搞文学的朋友们的一种设想,可爱而不可行,不切合语文教育的实际。从学科来讲,语文包括语言学文学两部分,语言学比较接近科学,而文学则是艺术,前者偏重工具性,后者则偏重人文性。在实际教学中,语文教学要考虑国情,考虑大多数地区学生的需要,不能只盯着大城市的重点中学,应当更多的关注多数学校包括农村一般中学的教学资源和条件。高中毕业后很多人不一定继续上大学,即使上大学,绝大多数学生毕业后也主要不是从事中文专业的工作,那么他们对语文的基本要求是什么呢?对大多数学生来说,提高读写能力是他们学习语文的起码要求,先要学会掌握语言表达的工具,然后才是审美呀、素养呀等等方面的要求,后者相对是比较奢侈的东西。就像一个家庭首先要要满足基本的生活,然后再谈得上艺术欣赏等等。当然,这两者很难分开,教学中应当是彼此融合在一起的。在学习读写技能的同时,所谓感情、态度、价值观很自然也从中得到培养。但实际上在不同的教学环节,工具性和人文性的追求又往往是有分工、有偏重的。而且必须意识到,语文课要解决读写能力,实践性很强,必须有反复的训练和积累,训练的过程不可能都是快乐的,甚至也不可能都是个性化的。希望语文学习全都变得很快乐,或者所有学生都很喜欢,那只是一种理想。语文和其他科目一样是一门学科,有它的学习和教育的规律,有最基本的要求和规范。把语文功能无限制地扩大,好像很重视语文了,到头来可能掏空了语文。

教育周刊: 现在有一个越来越普遍的现象,为了保证作文得分数,高考复习时,老师通常让学生练习不同文体的一般套路和技巧,甚至还押题,预先熟悉并准备几套路数,然后由学生在考场上去灵活应对。 温儒敏: 对以范文分析为核心的文体套路的练习准备,我认为也要实事求是,不能轻易否定。这种学习太过了,的确容易束缚个性,形成考试的八股,人们对此已经说过许多了;但从另一方面看,模仿式的作文教学对于学会一般的文字表达,也不无好处。许多学者更看重那种能充分表达个性和创造性的、不拘一格的文章,他们对作文学习的套式深恶痛绝。但对大多数学生来说,主要还是要求他们有比较通顺的文字表达能力,而要达到个性化的写作,那恐怕是更高的甚至有些奢侈的要求了。

 教育周刊:  那么,您对写好作文,尤其是高考作文有什么建议? 

温儒敏: 这里要特别谈谈阅读积累问题。据调查,今年高考许多考生的作文成绩不好,原因是篇章结构勉强还可以,但内容实在空洞无物,格调不高,引用素材跳不出教科书的范围,有的甚至只知道引用周杰伦等歌星唱的几句歌词。如此狭隘的视野怎么能够应对高考作文?这恐怕就是阅读欠缺所造成的严重的思想贫血。事实上,许多同学平时除了读教科书和一些教辅材料,就很少涉猎过课外阅读领域,没有读过几本经典作品,他们在这方面是没有库存、也没有感觉的。如果将一切阅读活动全都纳入考试的目标,纯粹是应试的技能性的培训,肯定会极大限制了自己的知识面,造成眼光狭小,思想僵化,对写作能力培养非但没有什么好处,反而会抑制了考试时的发挥。这叫做欲速则不达。要知道,阅读积累对于作文能力的提高关系甚大。大量的阅读能启发心智,拓展视野,活跃思维,积累素材,同时观千剑而识器,逐步培养起对文字的细腻的感觉,掌握各种文体、风格的表达方式,这自然也就提升了写作能力。那种临时抱佛脚的作文套路,断不能取代阅读积累,而且这并不能从根本上提升作文能力,也不能保证高考作文的成功。所以作文学习的关键还是要有阅读积累。

 教育周刊:  在您看来,应该阅读什么样的书呢? 温儒敏: 

现在有些同学几乎把所有的阅读都和作文考试挂钩,那也够煞风景的了。市面上常见很多作文选析之类的书,对考试不能说完全没有用,但如果满足于读这样一些书,老是停留在作文技法的模仿阶段,水平终究是上不去的。应试式阅读即使达到某些临时效果,也不能忘了又有很大的副作用。应考的匠气的书读多了,会坏了口味,最终扼杀了自己阅读的兴趣,这将是很大的损失,甚至可能是终生的遗憾:因为在人生最美好的时期,你没有享受到接触人类精神高端的愉悦,未能养成良好阅读的习惯。我在大学教书,发现许多学生虽然都是高分考上大学的,却不一定有喜欢读书的习惯。除了自己专业的书之外,他们再也没有阅读其他书的兴趣和计划,顶多随兴所至读一些诸如武侠言情之类的流行通俗作品,或一有时间就上网看电视。这样的文化情致倒是流行与时髦,但也可能浮浅,缺乏个性,而且文字阅读和写作的能力也都比较差,甚至影响到专业和综合能力的提高。从个人发展来看,这样的损失够大的了。我们准备高考,学习写作,同时也应当是在准备整个人生规划,让自己整体素质有较大提高,养成良好的、高品味的人生追求,包括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有了这种自觉,既朝向这个高远的目标,又能比较实际地备考,我们应该可以做到一举两得。   

针对上述不良的阅读状态,我主张中学生要松松绑。最好能兼顾一些,除了为备考而读书,还要适当保留一点自由阅读的空间,让自己的爱好与潜力在更加个性化的相对宽松自由的阅读中发展。这样自由的阅读可以让自己整体素质提高了,反过来也是有利于作文高考拿到好成绩的。每年高考作文成绩拔尖的同学,他们一般都是平时阅读面比较宽,思想比较活跃,底子打得厚实。我们应当从他们的经验中得到启示。所谓自由阅读也并非漫无目的、随心所欲,最好还是有大致的计划,而且是取法乎上,以经典的阅读为主。经典毕竟和我们有些历史的距离,青少年可能不太习惯阅读。但真正体现人类智慧、能够长远地涵养我们性情和心智的,还是那些经典。也可以依语文课上提示到的作家作品为线索,顺藤摸瓜,找相关的书来看。如课上课讲到诗经,篇幅是有限的,我们可以再找多一些诗经的作品以及评论研究诗经的代表性著述来读。这样,既可以加深对语文课中规定内容的理解,又扩大了知识面,更重要的,是可能引起思考和探究问题的兴趣。久而久之,良好的阅读兴趣也就培养起来了。而这本身也就是在为高考作文做充实的准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