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语文教学

百家讲坛《秦可卿原型大揭秘》

主讲人简介:   刘心武,1942年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1950年后定居北京。曾当过中学教师、出版社编辑、《人民文学》杂志主编。1977年11月发表短篇小说《班主任》,被认为是“伤痕文学”发轫作,引出轰动,走上文坛。短篇小说代表作还有《我爱每一片绿叶》《黑墙》《白牙》等。中篇小说代表作有《如意》《立体交叉桥》《小墩子》等。长篇小说有《钟鼓楼》《四牌楼》《栖凤楼》《风过耳》等。   1985年发表纪实作品《5·19长镜头》《公共汽车咏叹调》,再次引起轰动。1986-1987在《收获》杂志开辟《私人照相簿》专栏,开创图文相融的新文本,1999年推出图文融合的长篇《树与林同在》。1992年后发表大量随笔,结为多种集子。   1993年开始发表研究《红楼梦》的论文,并将研究成果以小说形式发表,十多年来坚持从秦可卿这一人物入手解读《红楼梦》,开创出“红学”的“秦学”分支。   1995年后开始尝试建筑评论,1998年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我眼中的建筑与环境》,2004年由中国建材工业出版社出版《材质之美》。   作品多次获奖,如长篇小说《钟鼓楼》获第二届茅盾文学奖;短篇小说《班主任》获1978年全国首届优秀短篇小说奖第一名,此外短篇小说《我爱每一片绿叶》和儿童文学《看不见的朋友》《我可不怕十三岁》都曾获全国性奖项;长篇小说《四牌楼》还曾获得第二届上海优秀长篇小说大奖。   1993年出版《刘心武文集》8卷,至2005年初在海内外出版的个人专著以不同版本计已逾130种。若干作品在境外被译为法、日、英、德、俄、意、韩、瑞典、捷克、希伯来等文字发表、出版。   内容简介:   秦可卿,《红楼梦》里谜一般的人物,从社会最底层的养生堂到堂堂宁国府,从出生到死亡,秦可卿给读者留下了太多的疑问。在对秦可卿真实身份的探究中,《红楼梦》里不少的神秘角色,都逐步找到了他们的生活原型,而秦可卿这个人物的原型,也就隐藏在他们当中。秦可卿的原型会是谁呢?《红楼梦》中有关她的种种疑问该如何解释?令读者困惑的秦可卿和贾珍之间的暧昧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红楼梦》里对秦可卿这一人物的特殊用笔和她真实的出身有什么关系呢?   《红楼梦》第十回,秦可卿突然病了,得了什么病,书中交代得很含糊。冯紫英便向贾珍推荐他幼时从学的一个先生,名叫张友士,是上京给儿子捐官的,兼通医理,可以给秦可卿看看病,于是《红楼梦》第十回就出现了一个“张太医论病细穷源”,张友士为什么叫张太医呢?他与秦可卿有什么关系?   以太医身份出现的张友士,在给秦可卿号了脉看完病后,还开列了一个长长的药方。后来的红学研究者在有关张友士行医的情节上,有不同的见解,有人认为这个情节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书中贾珍、贾蓉对这一江湖游医的客气,也只是反映当时人们的观念是尊重业余的而非专业的,还有人说这是作者富有游戏的即兴笔墨,没有更深的内容可考。至于书中的药方也只是作者借此显示自己的学识渊博,如果真是如此的话,曹雪芹为什么花这么大气力来写“张太医论病细穷源”呢?药方当中是不是隐藏了什么秘密?   著名作家刘心武先生作客《百家讲坛》,继续讲述秦可卿背后的故事。   (全文)   经过上几回的梳理,我们已经知道,要把秦可卿的原型搞清楚,需要从康、雍、乾三朝政治的斗争当中去寻找线索。那么现在其实已经可以说是接近水落石出了。经过了一番“柳暗花明”,我们已经走到了秦可卿的“又一村”了。我们现在用这个办法回过头来探讨这个问题,就是我们顺着秦可卿在《红楼梦》出现的情况来捋一遍就很清楚了。   秦可卿是在第5回出场的,前面已经讲了很多,前面所讲的我不重复了,通过贾母认定秦可卿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和通过秦可卿卧室的布置,我们隐约知道,秦可卿的出身是高于贾府,能给贾府带来好处,令贾母都得意,而且秦可卿应该是一个公主级的人物,最起码是郡主级的人物,是皇家的血肉。在分析秦可卿卧室陈设的时候,前面讲过的不重复,现在略做补充,就是在曹雪芹行文时候他特别写到,秦可卿安排贾宝玉午睡,还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红娘抱过的鸳枕”,还记得吧?除了其他的东西以外,还有这两样呢。那么大家知道,西子就是西施,不展开议论,因为大家很熟悉,西施意味着一种政治阴谋,西施不是一个一般的女性,她在政治上具有颠覆性。那么红娘呢?也不是个一般的丫头,红娘能够成就好事,是一种中间的媒介,可以使两方面撮合在一起得到好处。所以像这样一些符码都暗示我们,秦可卿她的高于贾府的出身,其中含有某种政治阴谋色彩,并且能够使贾府从中谋取利益。   到了《红楼梦》第十回,她突然生病了,她为什么好端端地突然就焦虑了,就抑郁了?宗族的老祖宗贾母对她不是挺好吗,认为她是第一得意之人,她婆婆对她也很好啊,连荣国府的王熙凤对她那么样的百般呵护,上上下下的人对她都很好,怎么就焦虑起来了呢?然后就写到因为病了就要看病,那么当时是怎么给她看病呢?三四个人一日轮流着倒有四五遍来看脉,很离奇,哪有这么看病的,这不折腾死人吗?说弄得一日换四五遍衣服,坐起来看大夫,每看一次大夫就要换一套衣裳,这很古怪。得病得的怪,看病的方式也很古怪。最后就来了一个张友士,《红楼梦》的人名都是采取谐音、暗喻的命名方式,有的时候本人的名字就谐一个意思,有的时候是几个人的名字合起来谐一个意思, “张友士”显然他谐的是“有事”这两个字的音,那么这个姓张的,他有什么事呢?在前几讲我已经点明了,这一回第10回回目当中写的是“张太医论病细穷源”,但是在第10回正文里面又明明告诉你,他的身份,公开身份不是太医,他有事,他就忽然以这个太医的身份跑到贾府里来了,到宁国府来了,他有事,他有什么事?他论病细穷源,论的什么病?他穷的什么源?值得探究。就说明秦可卿这个角色的原型她不但是皇族的成员,而且她应该是皇族当中不得意的那一个支脉当中的成员。她是一个身份上具有某种阴谋色彩的人物,她在皇族和贾家之间具有某种红娘的作用,具有某种媒介的作用,她得病她突然焦虑和抑郁并不是因为贾家的人对她不好,是有她自己的背景方面传来的重大的原因。所以说,忽然来了一个重量级人物给她看病,这个人物表面上说是冯紫英的一个朋友,目的是上京给儿子捐官,而所具有一个奇怪的身份却是太医,就估计在80回后,这个人物一定会以太医的身份出现,否则在那么多的古本当中,又有那么多的回目出现不同的文字,而在“张太医”这三个字上却所有古本都一致。下面有朋友在那儿微微颔首,说对呀,说太医,只有皇帝他才能够设太医院,那里面的大夫才能够叫太医对不对,冯紫英的朋友怎么叫太医呢?在上几讲里面我们已经讲到,在生活真实当中,有一个什么人他擅立内务府七司,他设置了一系列和皇帝完全一样的宫廷般的机构呢?这个人不是别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