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有缘之人

毕业骊歌——2006届毕业生 王思远

陶老师 

今天,高三的他们就要选择他们自己的前程,想想去年的我们,心中总会有些许不舍,下面的文章权当纪念~

同时还有个好事要想您和学校报喜,前天正式接到团省委的通知,我被推荐为第四届“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湖南6名候选人之一,不论最后的结果怎样,但这其中凝结了我在同升湖所收获的点滴,感谢TSH……

团省委链接:http://www.hngqt.com/shownews.asp?newsid=5957

                                                                       WSY

                                          毕业骊歌

         绵绵细雨就这么飘向了灰色的雁城,二十四个小时轮流间歇的下着。站在楼顶鸟瞰夜空中错落的校园时,还是习惯的眺望着北方那曾有过的微弱光线,思绪中上演着昨天的还没有完结却早已别离的剧情,许多种无奈中幻想过可不可能,许多种可能里夹杂着遗憾过的眷恋,许多种遗憾其实并未被释然侵占,许多种释然之所以叫做释然也只因为没有力气再去无奈那些旧的遗憾…… 

        当睁开眼眸,看见那依稀晨光的那一瞬间我封锁了那段也许早已愈合的记忆,思绪静静的在沉淀,许多的故事都发生在这个六月天里,那些早已经深深刻进内心深处的事情才是独处的时候最容易被记起的东西,马上就是毕业一周年了, 翻看着毕业前,我们在相片上留下的那些笑容,似乎一切还并不遥远。突然很怀念毕业前甚为简单的时光,黑色的笔,白色的纸,白天在书桌前喝纯净水,夜晚在台灯下喝咖啡,那时的天,蓝得没有一丝破绽。然而有谁记得那蓝天下飞跑的身影,有谁记得那台灯下致密的文字,有谁记得那咖啡里微苦的醇香,又有谁记得在每一个六月,又多少即将长大的孩子在这间教室里,迷惘过,徘徊过,流泪过。我们像千万个孩子一样,捧着千金难买的青春仰望遥远而纯洁的梦想,守侯这片净土。这片如画的土地上还有我们曾经呆过的痕迹;那长长的塑胶跑道还记得我们晚自习后一圈一圈行走留下的脚印;那光秃秃的足球场上还回响起邓爹带领我们为了班级荣誉拼搏的怒吼声,我们曾经把自己的年轻气盛和青春时光全部都洒落在这个让人怀念地方,那些念念不忘的往事,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里,被我们铭记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深深地藏在山窝窝那片伴水的角落,藏在遮天蔽日的树阴下。 

       六月,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在一夜之间次第忧伤起来,那天,小胖在我的空间里写下“时间真的过的很快,偶们毕业也快有一年了”。自从毕业之后,这些光阴都是只能用来怀念。毕业前的我们,开始把三年中很多的事一件一件拿出来,慢慢回味,即使是鸡毛蒜皮,也有了怀念的味道。每年的这个时节,收音机里会适时地播放一些毕业的骊歌,似乎与往年并没有不同,这一年听来,却是格外地忧伤。空气中回荡着那些歌声,我们开始慢慢地学会思考,没有什么值得惋惜的,离开是必然的,惟有慢慢懂得珍惜。 

        朋友曾说,毕业了,就不要回头.擦干眼角的泪.阳光依旧灿烂.树依旧在.蓝天依旧美丽… 

        现在慢慢开始懂得,有些东西,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着。既然毕业了,我们就该微笑… 

    还记得小四在《毕业骊歌》的最后一段中写到:“我们的高三,我们的十九岁。我们打玩游戏的日子。我们骑在单车上的青春。仿佛一瞬间,又仿佛是永恒。” 

2006年6月9日,我们毕业于TSH。 

One thought on “毕业骊歌——2006届毕业生 王思远
  • qiu说道:

    毕业了
    没有泪水,没有特别的情绪。倒像是放假。
    因我觉得,毕业不具备转折意义。

    融入生命的东西,不会因疏离而消散。
    相信时间的力量,却更相信情感的力量。

    我只觉得这样真好,把学校晾在一旁,随时可以去温习。
    温习未完成的温情,一辈子都是暖暖的。

    这就是毕业的快乐
    这亦是对学校,对过去七年生活的爱
    无需刻意寻觅与伤怀
    因为润物细无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