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国培传善, 教研教改

寻找好教师(三十四) 陶妙如 好教师必是会做梦,且会做事的 | 欧阳国胜

《教师月刊》2013年第3期目录、卷首

 

目录

 

记事

张青娟专栏  一涓映月  女孩的心事

健康生活  永怀朝圣的心 | 陈铭婉

递纸巾的女人 | 王开东

一次“有惊无险”的课堂经历 | 刘毅

“是我教了你” | 舒淑芳

 

关注

在银鹰文昌中学感悟“自主学习” | 林茶居

 

人物

新青年  邱磊:努力活出“本我”

坚持一个思考者的姿态 | 凌宗伟

邱磊  门内门外的修行与觉知 | 王小庆

活出“本我”做教师 | 邱磊

 

师道

寻找好教师(三十四)  陶妙如  好教师必是会做梦,且会做事的 | 欧阳国胜

如何走出“不完美焦虑” | 马志国

 

课堂

李海林专栏  课堂沉思  课堂中教师的使动性行为

让学生学会小组合作学习 | 缪薛云

“儿童的智慧,在他的手指尖上” | 秦艳梅

 

德育

杨林柯专栏  公民教育漫谈  教育要让人“大”起来

少了一声“谢谢” | 黄艳秋

教会学生正确处理突发事件 | 陈凤

 

阅读

专题  做一个清醒的学校中层

      郑杰  学校中层是一个“灰色群体” | 程晓云

      郑杰给学校中层的47封信 | 李建文

“首届大夏书系读书节”主题征文来稿选登

我们的读书会 | 雒宏军

 

海外

美国怎么处理逃学的孩子 | 罗朝猛

英国教育笔记三题 | 李勤

 

人文

我的1990年代 | 金相尧

一封信:写给贾旭阳的成人礼 | 肖甦

 

专栏

李政涛专栏  在德国发现“儿童研究”——“发现德国教育”之一

吴  非专栏  “老师,你的饭多少钱一份”

李希贵专栏  把校庆开发为校友课程

 

彩页

大夏书讯  《做学生最好的成长导师》/《好懂好用的教育心理学》

王一凡读刊 / 余徐林读刊

答《教师月刊》六问 | 程锐刚

在这里,看见学校文化  苏州市金阊区实验小学:建设“三乐”文化

活动资讯  名思教研活动启事

本社书讯  《变革的课程领导丛书》/《教师新知丛书》

 

卷首

至少,不要成为坏的样本

 

林茶居

 

每年春节回到闽南老家,必做的几件事之一,就是给小辈发个压岁钱。我把它当作喜庆新年的一个主题。

越来越多的人说:还是免了吧,省得给来给去的。但我固执己“行”,并常常激动于这样的场景:当你给小朋友送上小红包或其他小礼物时,他是那样惊喜、兴奋,还有微微的羞涩,最后不忘对你说一声“谢谢”……

压岁钱是人们礼尚往来的一个载体,更是成人世界给予儿童的温情与祝福。现在,在某种程度上,它竟被当作成人之间物质交换的符号。

从数学的角度说,我给你的孩子200元,你给我的孩子200元,结果确实是谁也没有“受益”,且多了礼节上的“麻烦”和时间上的“浪费”。

只是,生活不是数学题,生活也不只有时间一个维度。当大人们忙着计算各种成本,斟酌“给压岁钱的利与弊”的时候,孩子们的情感世界难免越来越苍白、单一。

我也知道,有些人,是很善于借助压岁钱(以及生日红包、节日礼物等),与权贵攀上关系或加深“感情”的。当然,这已经背离了压岁钱的本义,自当别论。

时代的变迁,生活的改变,带走了很多传统习俗和人间风情。对此,我们需要思考,哪些是应该扬弃的,哪些是无法逆转的,哪些是应该保留的,哪些是孩子们必须拥有的。一个孩子的学习与成长,离不开这样一些要素的参与:正确的价值引导,积极的心理体验,美好的情感分享,良好的行为养成,等等。

这除了需要神圣事物的引领和伟大精神的召唤外,日常生活的熏陶与浸润更是重要。今年正月初一,我带着女儿打了个车去看望朋友。付车费时我随口说了声“谢谢你,新年好”就下车了,女儿告诉我:“那个师傅笑得好开心啊!”

那些天,我跟很多朋友说起这个事;年后上班编辑部的第一次会议上,我也情不自禁提及这一声“新年好”和那一个笑脸。我说,我相信,那个师傅一定会把他的好心情传递给坐上他的车的人。

不是说我有多高尚、多正面。在我们所能觉知的时空里,让人难受的事情频频发生,有时候我也会成为“让人难受”的一部分。我所理解的“人生的艰难”,主要不在钱很少,住很差,而是一不小心你就犯下错误并且毫不知情,或者自我纠错机制突然失灵。

我们是因为有了孩子而成为大人、有了学生而成为教师的,很多时候我们就在与孩子(学生)的交往中展现自己、发现自己、成就自己。而孩子(学生)的身心总是处于开放状态,随时吸纳着这个社会的所有信息。

每每想到这一点,我就不寒而栗。所以,有时候我会暗自庆幸:我终于不再做教师——对我来说,做教师几乎就是一个很冒险的事。

“在孩子面前”,教师“仿佛是世界上所有成年居民的代表,指着它的沟沟壑壑,对孩子们说:这是我们的世界”(阿伦特)。或许,我们每一个成人、教师,都是“沟沟壑壑”的一部分。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麻烦的吗?孩子们在成长着,在迎接着他们的一个个新年、新的学年。我们也是。只不过,我们多了一个责任:传达善意,建设美好——至少,不要成为坏的样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