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温暖的教育

高考研究

依旧依旧,喜忧参半(2006年湖南高考作文评卷感想)

                  依旧依旧 喜忧参半 

——–2006年湖南高考作文评卷感想

湖南师大文学院 陈果安

2006年湖南省高考作文评卷在大众广泛关注下总算告一段落了,如果要我谈真实的感受,那便是“依旧依旧,喜忧参半”――湖南考生往年的优点大体被保留下来了,其缺点也不见改观。

今年作文要求考生以“谈意气”为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议论文,在我看来还是很有特点的。命题者依然延续了前两年的命题思路,自觉站在考生立场,与考生一道去挖掘现实生活素材,引导考生写出自己应有的真情实感和体验认识。其中三个义项都直指考生生活实际和思想实际,直指年轻人成长过程三个重要的方面,是个很“生活”的命题。但从44万考生的作文来看,并不十分理想。

首先是审题方面的缺憾。

今年命题采用的是标题作文。标题作文是广大考生特别熟悉的一种命题形式,但今年这道标题不同以往,它在给出题目之前先列出了“意气”一词的三个义项,而这三个义项又指向了年轻人成长中“精神面貌”“交友”和“处事”三个方面,但很多考生并不能上升到一定层次来立意行文。考生们或泛泛而谈,或就事论事。更有甚者,甚至连题目也没有细看,错把“标题作文”看成“话题作文”。

其次是文体写作方面的缺憾。

今年湖南限定写“议论文”。对高中生来说,“议论文”是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文体,它对于考生理论思维、逻辑思维的训练,思维品质的培养,是不可或缺的。应该说,命题者在“不限文体”的大背景下提出“写一篇议论文”的要求,是有眼光也是有责任感的。这种导向,是很好的。但从今年考生作文来看,规范的议论文依然难得一见,大多数考生写的还是夹叙夹议的随笔,抒情线索往往代替了论证的逻辑,形象化的比喻往往代替了严密的论证。广大考生在议论文的训练上还必须多下功夫。

更为严重的是一种带普遍性的倾向,那便是“片面强调形式以求美,简单堆砌材料以炫才”。

近年高考作文,整体上呈现一种模式化倾向。如,要考生写一篇议论文,他们大多会以一段漂亮的排比句开头,然后不管命题需要不需要,从屈原、陶渊明、李白、杜甫一路写来,最后简单结合一下自己的实际。不少老师乐于传授这样一种模式,很多学生也乐于接受这样一种模式。其实,这是一种不好的文风。去年,在全国考试中心组织的高考命题评审会上,就专家就曾指出,湖南以“跑的体验”为题,北京以“说安”为题,两个命题相隔十万八千里,但从报刊发表的优秀作文来看,考生们根本不顾命题需要,都按上述模式一路写来。

专家们呼吁,大家应抵制这种不好的文风。所以湖南这三年来都一直在强调,考生应联系自己的经历、感受、体会、认识来写。

“联系自己的感受和认识”,并不意味着不能写古今中外的一些事例,关键是写出自己的感受与认识来。如,谈及年轻人应具有的精神面貌,考生可能会想到毛泽东《沁园春·长沙》中的“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可能会想到李贺《致酒行》中的“少年心事当拿云,谁念幽寒坐呜呃”,还可能会想到李白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甚至还会想到陶渊明的“不肯为五斗米折腰”,这是很正常的,甚至是精彩的,关键是,能否切题,能否写出自己的真实感受与认识来。如脱离自己的感受与认识,只见满纸的排比和典故,见不到考生自己的认识与体验,那就不能视为好文章。今年大多数文章,看重的还是排比和典故。如,考生“谈意气”便形之以“行船的风帆,雄鹰的翅膀,大厦的基础……”,例之以刘邦项羽陶渊明李白,在漂亮词语与典故的堆砌中看不到实质性的内容,看不到真实的体会与认识。我认为,这种文风是不宜提倡的。概言之,从今年湖南考生的作文看,依然要加强审题、立意、布局、谋篇、基础文体(尤其是议论文)的训练,要努力克服华而不实的文风。                                                                                  2006621《湖南广播电视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